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台湾女欧洲换妻记实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目前我还是新人,希望你们可以帮帮忙给我按个心心﹒﹒﹒﹒﹒
让我可以顺利成为正式会员
谢谢
话说上个月有一位医生(称他A吧)
透过炮友介绍认识了我,刚开始我以为只是要认识我做爱而已,哪知道做过几次之后(忘了跟他做过几次),有一天他打电话来,说有事要跟我谈。
见面后他说他喜欢我对性爱的态度,也满意我在床上的表现,问我是不是可以请假15天,我很好奇他要干麻,我就问他有什么事情?他说他要找一个伴陪他去欧洲出差15天,当然还包含上床。
好笑的是怎么女人一但喜欢做爱就会被当成是鸡?是外卖的?我当然是喜欢做爱,但是可没卖过,怎么常常有人要花钱买我呢?我拒绝了他,告诉他我不是伴游的,要他找其他伴

小姐去陪他出差。之后我那个炮友常常在做完爱提起那位医生要跟我联络。(
要不是这炮友能让我高潮,我还懒的多听
)
第二次跟那位
A
医生见面,就不是他一个人了,一次来了3个,他们说9月初要去欧洲参加会议,想顺便去参加换妻活动,我要他们赶快结婚带老婆去,我又不是他们的老婆,如何能换妻?
他们才说他们跟老婆连性爱都快没有,又怎么去参加换妻?那个我炮友带来跟我做过2次的
A
医生
(他不说我都还不记得),就说他知道我爱多P,又爱大屌,他可以跟国外换妻的主办人说我要这二项,因为
A
医生坐在我隔壁,他的手一直在我大腿上摩擦……
之后谈了些什么我大概也忘了,那时只注意跟
A
医生搞暧昧,结果就是我们去其中一位医生家做爱,而那个
A
医生在车上就上了我,我想
A
医生有备而来吧,他带来的另外二个也表现的不错,事后在另一位医生家
(
称为
B

)
他让我看了他们的计画。
原来他们在德国/荷兰总共有5场研讨会,B
医生跟他女友在国外念书时就陆续参加国外换妻,所以有一些资料,他也顺便让我看,这让我有点心动了,我也曾在国外跟老外做爱过,但是换妻这件事情,我倒是没玩过。那天我只说我回去考虑看看,也还没有答应。后来让我答应的原因是
B
医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我在世运期间在高雄半个月就用了洋屌百支,他说只要我答应陪他们去国外参加换妻,应该也可以在这段时间再创另一个百洋屌。
好玩的是我回家跟老闆说我要出国玩15天,顺便参加国外换妻活动,他就答应让我去啦。8月份有十几天都是在跟那群医生试做,A
医生说那几场研讨会他们都要参加,而人数也从
7
个暴增到一倍有余的15人,更好玩的是我们一直都没有谈钱,在即时聊天时,很多人问我哪有钱去,当然那时出钱的是我家老闆。直到出国前的事情都谈妥,A
医生说要帮我办护照,问我这样要收多少,我还愣住跟他说我有护照,不用再办了
!!
B
医生在一次作爱后就说要给我这趟欧洲之行25万,而且给的还是现钞,我就只好带回去给我老闆处理啦~~
说到换妻,是这趟行程最重要的活动,那些医生们没有这么刺激过,几个爱玩的说好要我假扮他们的妻子,去参加换妻派对~~  先谈谈比较好玩的德国吧!
那是在德国法兰克福,吃过晚餐后,其中一位医生就带我去参加换妻游戏,到了地点是一栋新式公寓,男跟女分开检查身上是否有带相机,手机也先关机放入包包内才能进入。再来就是喜好问答,我这才知道带不戴保险套要夫妻一致同意才行﹙怕老婆怀了野种回家吧!!﹚,我热爱被灌精当然答应不带套,医生也因为我不是真正他的妻子,当然答应让我不带套。
而后说明女生一人一间房,男人可以任意进出,不喜欢的话只要当面拒绝就行,然后向医生说明不能做的一些行为﹙像是SM…﹚,除非女方答应。
于是我跟医生被分别带开,进了房间随后主办人带了2个男人一起进来。﹙我还在想难道先给主办人干?﹚主办人开口就说要先验验我,我在想这不是变相楷油,他才说:之前有个东方女人被18CM的屌干到休克,所以他想要先"了解"一下。他说他们那里的男人都在20CM左右,要我衡量看看…..
然后一起进来的2个猛男就脱下内裤露出2支大屌……..
﹙目测有20-22吧﹚
然后我要他们过来,我坐在沙发上用20分钟让2支大屌喷了我满脸﹙还好平常用屌无数,技巧不差﹚。
还故意拿湿穴去磨他们蛋蛋…….
淫水流了那二支粗屌一堆
,有个老外还一直叫,之后我就说30分钟了,我老公呢?还故意摇着屁屁在其中一个猛男脸上让他舔…..
问主办人这样可不可以啊?
另外一个猛男一直不知道跟主办人讲啥…..﹙没用英文,也不是德语﹚,还一直抓我奶,然后主办人问我他们二个不是换妻的成员,我要不要给他们干?我当然不要啊~~  我说我想吃我没玩过的屌,还问主办人你要不要试试?之后他就带我去房间,叫我等其他换妻成员来,临走前还跟我说如果我被干完还有力气,他要干死我,说完还用他的硬屌顶我。﹙原来他在一旁看的屌都硬了﹚

好笑的是一直到隔天早上我的房间都没停过作爱,他才来说聚会时间到了,那时候还有4个男人在干我,他不知道跟那些男人说什么,那些男人就半小时全部干完离开。被喷了满身精的我,就进浴室去洗澡。在洗澡时,主办人就进来,
跟我说我老公早就在休息了,难怪我这么饥渴,整晚都有男人进出我房间﹙影射那医生性能力不佳﹚,还说他已跟我老公说叫他先走,晚点会送我回家。
之后在浴室跟主办人干了2砲,他还跟我说我一次换妻被11个人干过,他们纪录是15个人,问我要不要破纪录?我还故意问他:你不是想操死我?还要我破纪录?
其实是被11个男人干一晚,加上主办人那2
砲,害我都快站不住了,后来又被主办人狠操了6次,
最后还真的被他干晕潮吹,他真的很会干,每一次我都爽到不行。他说他第一次知道东方人这么耐干,还说他很久没有这样狂干一个女人。
送我回去时,在车上他还说破例要给我这次的录影,要我做纪念
,在下车前我就故意摸他下体,感觉硬了后,掏出他的屌吸吮,双手在背后把CD从纸袋拿出来﹙他那时以为我要脱衣服﹚,把CD套在他龟头上﹙后悔把屌弄硬,CD孔塞不进去,只能顶住﹚,压着CD又狠狠吸他龟头,然后跟他说:这CD给你做纪念啊,干过我的男人你算很棒的。
拿着我的包包,下车往饭店走去。
到欧洲的第三天,医生们有人已经不满意只是干我,来到国外却要上个台湾妞,他们当然不满意,晚餐的时候一直催着
A
医生要进行换妻,医生中很明显分成
2
派,已婚的爱干我,未婚的一直想要干洋妞,A
医生是单身派,B
医生虽然未婚但有女友,已经缠着我干
2
天,大家匆匆的晚餐后,急着回饭店上网找换妻。从餐厅到饭店大概走路只要
15
分钟,十几个医生叫了车就走了,留下
3
位要陪我走回去,夜晚的德国已略有秋意,路过一家即将打烊的麵包店,进去买了二个
Brezel,分了一个给医生们,在德国
Brezel
麵包跟台湾波萝麵包一样,已是国民麵包,但是台湾人喜欢的不多,嫌其硬或鹹(表层布有粗盐粒)。我当然知道医生们吃不惯,我一路啃着
Brezel,一路解释这个
Brezel
如何做出来的。
半小时后我们四人已经走回饭店,没想到在大厅他们已经都在等我们,说是已经找好换妻的ㄊㄨㄚ,要我挑一个当老公陪我去,我说:是我要被人家干,当然不是我挑,你们谁最哈洋妞就带我去啊!说完果真他们就达成共识,找出一个医生陪我,我问他们地点在哪,他们说对方要派车来接。我还来不及问,果真来了一辆加长礼车,要跟我去的医生兴奋的拉着我上车,一上车我就知道事情有点怪,来接我们的联络人(他自称)用英文问着我们的基本资料与医生的喜好,另一方面却用德语打电话要对方準备医生要的女人类型,更奇怪的是,他没有问医生我的喜好。
车子开到了私人产业,一点都不像正在举行换妻,进了屋内我跟医生就被分别带开了,那个联络人跟另外一位男人说他把我带来了,问他们準备好了没,我被带进另外一间房,联络人用英语跟我说:今天妳就会知道在德国换妻是很爽的。我用中文问他说了什么?(我还没打算让他们知道我听的懂他们的话)
走进房间,虽然我只看到一个男人,但我就是知道这房间不只一个男人,双手被眼前的男人抓着压在墙上,衣服也被撕的破碎,男人不客气的用手抠挖我的穴,淫穴才刚湿润,大屌就狠狠贯入,我整个人被压在墙上,身后的男人猛烈的干着,浪穴被大屌(最少也有22cm)干的酥麻,淫水也随着大屌抽送从大腿流出,我还在想着他们要干麻,我就被干我的男人喷了屁屁、背上都是精。干我的男人喷完叫我去洗澡,然后他自己对着屋内说:这个女人可以。而我实在是不喜欢被眼前的情形愚弄,就在干过我的男人一再催我去洗澡,我很厌烦的问了干我的人:谁在那儿?
出口的德语吓到了干我的人,但意外的取悦了在屋内的人,这人不但笑的张狂,还意外的将屋里的灯打开,坐在沙发上的是很魁梧的蓝眼男人,他让我走过去,而在我身后刚刚干我的男人说他才干过我,而我还没去洗澡。沙发上的男人起身向我走来,我脱口而出:你好高!(
他大概有220cm
吧,他本人也不回答),哪知道他又放声大笑,叫刚刚干我的男人下去。
我这是第一次全裸的站在一个大块头面前,我也觉得很好笑,换我轻声笑了。妳会德语?我不想回答他,反而蹲下去捡被前一个男人撕破的衣服,他走过来抓着我说着:我要个外国妓女,他们给我找个东方人,还是会讲德语的。
我说:我不是妓女
那妳们干麻上我的车?
我老公是来玩换妻的,我不是妓女。
妳有老公?(
既然是来玩换妻,我只好点头
),原来妳跟我前妻一样,看来我也应该让妳老公有意外的惊喜。
说完,被他抱往床上去,他在我身上吻着,还一边说:我本来要个妓女,没想到来个已婚的,我得要好好表现。这个大块头时而温柔时而粗暴的玩弄我,但最后一定在我体内射精,而他也发现他的身高抱着我干最让我受不了,在他射了3次之后,我又让他抱着干了4次,一而再的连续高潮,最容易让我潮吹了,我也知道我要潮吹前浪穴内的嫩肉会紧紧吸附着大屌,让这大块头也不得不把我放回床上冲刺,最后一次射精,他也没把肉棒抽出。
他说:妳今天让我一直射精在妳体内,妳要是生了一个西方小孩,会不会来找我?
不会。
我想妳老公会很生气。
那就是我的事了,你又何必问?
就在我要下床找衣服穿,没想到腿软差点摔下床,惹得他高兴的大笑。我得承认这男人真的快搾乾我了,被个
24cm
大肉棒抱着干,真是令人受不了。他问我怎会答应老公要换妻,我没能回答他
(
总不能说我们是假的吧
)。然后他才说他老婆在生产时难产过逝,他有一阵子为了他死去的老婆小孩伤心,后来他才知道他老婆在他出门时偷人,小孩也不是他的。
就在最后我要离开他房间时,他突然对我说:如果妳有了我的孩子就拿掉吧!我点点头就走了,其实我想告诉他我既未婚,也不会因为这样怀孕。更好笑的是,跟我去的医生没享受到女人,而被留在我们饭店的那个原本要给大块头的妓女,看上医生群免费让其中4人玩了一夜,我也才知道那个大块头是德国的名人。
参加荷兰的换妻,已经是欧洲行程的最后一次,所以医生们推派一个至今还没有上过我的男人,来当我老公要去换妻。在荷兰呼麻是合法的,但没想到淫蕩如我也有不是很受欢迎的时候……
还记得那时候轮流给
4
支屌干完之后,就没有男人进来,我想应该是没人进房了,洗了澡走出房门,没想到在大厅看到一群男女﹙大概30多个﹚杂交成一团大锅炒,我这才知道荷兰男人不爱玩单女,甚至还有几组人马呼起大麻。然后我看大家干成一团也挺好玩的,一下这个干一下那个干的,突然发现陪我去的老公医生也没有下去玩。
医生老公就从另一端走到我这儿,我问他:你们来国外换妻不就是为了要上外国妞,怎么还不去?他说不习惯,他跟一个洋妞干了2砲之后,洋妞约他要出来大厅,在沙发上就趴着要他干进去,没想到医生看到旁边很多人干,怎样都无法当干下去,洋妞就抓其它洋屌干她了。
后来变成我们
2
个在旁边聊天,要不是说好要等完事才能走,我想我们大概离开会场了。我跟医生老公聊了大概20分钟吧,有个大鬍子干了几个女的之后,往我们这儿走来,问我们夫妻怎么不玩?我就说干我的男人都跑来这啦,所以我就出来看看,结果大鬍子就坐在我们前面的茶几上,套弄着他的大屌,叫我骑上去﹙目测大概有21CM,粗6CM﹚,他鬍子上、屌上都是淫水……
我叫他先去洗澡,他就跟医生说:你们东方人都这么害羞?
都不一起玩?
我就说可以啊,等你洗过澡进房间我就陪你玩,大鬍子就起身蹲在我面前,用大屌在我大腿间磨擦,还问我为什么不能现在?说着还用手指伸进穴里抠挖,挖出一堆淫水,说我湿透了!
我就用手套弄他的屌,手上沾满了他屌上的淫液,手指一根一根伸入他的嘴给他舔,然后抓着他正在抠穴的手,也一一舔去我的淫水,我就说:我喜欢男人只干我ㄧ个。
他说:我干这么多女人,
妳可以代替她们?
我说:总要试试啊!
他就大笑说我是东方小东西他没干过,然后就抱我进他的房间去,要我既然不喜欢他身上有其他女人的味道,那就要我帮他洗掉。我让他躺在浴缸里,在我身上抹着沐浴乳,放着1/3
的温水,大鬍子的脸跟身体用我的大奶去洗,他腰部以下就用浪穴去洗。
后来他就把我翻过身来压在浴缸里,用他的屌帮我洗背,双手还一直玩弄我的奶,他说他没玩过这么软的大奶﹙我也才36F﹚,然后又低头舔我流出的淫水,他让我坐在他脸上,又吸淫水又吃阴唇,我还故意趴下去用奶去玩他的大屌
(69),阴唇被吸到一直滋滋响,大鬍子毛茸茸的屌等不及的在我嘴里抽送。
嘴里吃着大鬍子的屌,他故意的往我喉咙顶着,还好平常有被大屌操习惯,深喉咙这件事我还蛮在行的,深吸一口气,让喉咙紧缩着夹挤肉棒,我听大鬍子在喘气了,他说:小东西妳真湿啊,妳的淫水我都吸不乾,说完还故意上我听他大口以舔淫水的滋滋声响。我用力往下坐,整个阴唇贴着大鬍子口鼻,前后左右摇着屁屁,把淫水抹了他满脸,嘴里吸吮着蛋蛋,吸着左边揉着右边,再吸着右边揉着左边。
感觉到他的大屌有反应,我知道大鬍子想射了,我张口含住他的龟头,用舌尖在龟头不住的舔吮,再慢慢含入,让龟头与屌的交接处卡在喉咙,吸着气一次又一次的夹挤,果真一股热精直冲喉咙而下,我慢慢抽出大屌,正含在嘴里时,又是一股热精喷满我嘴里。
我没有吞下,嘴里含着热精再含住龟头,让龟头泡在热精里,大鬍子突然起身,从我嘴里拔出他的屌,喷了我满脸的精液,他看着我满脸的热精,说我这个小东西骚透了。
我笑着抓住刚射完的屌,先在脸上来回摩擦,把脸上的精也沾满整支屌,然后放在双乳中间,大鬍子就开始打起奶炮来,我感觉他的屌又硬起来了,大鬍子动作越来越大,我的奶快要夹不住大屌,他突然又把屌干进我嘴里,射了一小口在我嘴里,我拉下他的身子,将嘴里的热精餵他吃着,那口精在我们嘴里来回,最后我就把它吞了。
他让我看他被我淫水弄湿的鬍子,我说:你的鬍子害我淫水都止不住,大鬍子搔的人家小穴好痒啊,说完还故意将屁屁往前顶着,摩擦他的屌。大鬍子匆匆替我俩沖完水后,就抱着我回房间。(我才知道他为何一直叫我小东西,我想他大概有200cm吧,身材又棒)
回房被大鬍子猛干4次在我的意料之中,就在他射完第4次,我还骑在他身上摇着,他打开他房间的电视,我看到那是大厅的画面,这时大概剩下一半的人,而且女人剩不到几个,我才知道原来他是这场的主办,更让我傻眼的是,大厅的大萤幕画面上,出现的是我骑在大鬍子身上的样子,我这才知道原来每间房间都有摄影,也都可以互相切换,看看自己伴侣在别人身上有多爽,我不知道的是,居然还可以对话。
他开口跟医生说他有我这个老婆很棒,一定天天都爽,我看到医生笑的很尴尬(他根本没有干过我),然后他向大厅的人介绍我是那医生的老婆,是他的东方小东西,我被他干了4次还意犹未尽,骑在他身上要第5次,他说他要休息,问大厅的人要不要到他房间来干我,那几个男人回答要我去大厅给他们干。
我说:去洗个澡,等我要了这个男人第5次,就让你们干!
大鬍子还回答:不会让你们等太久,小东西真淫蕩。
我当然知道大鬍子是故意的,干在我穴里的屌还这么有力,怎么可能会累,他是存心要看我被轮干的,他抱着我一路干到大厅上,在大家的面前抽出他的屌,射在我身上,然后跟围着的男人说:小东西要了我5次,你们也要干她5次。
这文章真够牛B呀!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