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不该说出来的秘密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彭川卫被这三个女人折磨着有点力不从心,他左右应付,有些招架不住。他在跟张雅在一起时阿香打来电话,他怕惹来没有必要的麻烦就没有接听阿香的电话,他怕阿香伤心,于是变的心事忡忡起来,他惦记着阿香,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咋办?彭川卫没有心思跟张雅缠绵,他在为阿香担心,在张雅面前显得心神不安起来。
  “你咋的了?”
  张雅问。“在想哪个妖精?”
  “张雅,你别闹了,我有个会,我得去开会了,”
  彭川卫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你回去工作吧,让人知道你整天在我这儿影响不好。”
  张雅听彭川卫说他要去开会,便悻悻的走了。
  彭川卫等张雅刚离开房间,就拨打阿香的电话。电话响了半天,没人接听。最后。电话里说。“你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你稍后再拨。”
  阿香,给彭川卫打电话,彭川卫不接她的电话,使她很伤心,昨晚彭川卫没有陪她,她就很不痛快,现在他竟然不接她的电话,并且还关了机,要是她有个有个意外咋办?她要是遇上坏人了,向彭川卫求救,都找不到他,因为他不接她的电话。想到这儿,阿香更伤心。
  阿香来到单位都在忧心重重。
  “阿香,你今天咋的了?总是一副丢魂落魄的样子。”
  花娟一边上网一边说,“是不是失恋了,女人只有在失恋时才这样。”
  经过昨天的井下的尴尬,花娟从新的面对新的生活,其实她的位乐观的人,对于昨天的事,早以忘得一干二净了。只是武斗为昨天他的设计而欣慰,觉得昨天的井下劳动安排的恰到好处。
  武斗在琢磨着新的一轮对伏花娟的手段。不信拿不下她,只是暂时不想拿她。这是武斗的信念。
  新的劫难正在向花娟挺进,这是后事,暂时放下。
  阿香莞尔了笑。说。“没有,花姐,谢谢你对我的关心。”
  “阿香,昨天下井,你害怕吗?”
  花娟问。
  “有点,井下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幸亏咱们只是待那么一小会儿,如果长期待着,会绝望的。”
  阿香说。“花姐,我想问你个话题。”
  “说吧,啥问题?”
  花娟一边摆弄着电脑一边问。
  “武矿长是不是喜欢上你了?”
  阿香问。
  “你别瞎说。”
  花娟羞红了脸。“这事咋能胡说呢。”
  “我凭女人的感觉,我觉得他喜欢上你了。”
  阿香说。“那天你们那么亲热,我出去了,成全了你们。”
  花娟的脸腾的就红了。“没有的事,阿香,你咋瞎说呢?”
  “是你不喜欢他吗?”
  阿香诧异的问,“武斗是矿长,而且有权有势,这样的人上那去找啊,”
  “这是你选择情人的标准吗?”
  花娟不回答她的问题反问道。“我们是人就有尊严的,不是男人的玩物。有两个糟钱就可以随意让他们玩弄吗?”
  花娟的话使阿香汗颜。阿香低下了头摆弄电脑。
  办公室一时冷场。花娟上网聊天,这时有个叫做喷射的网友加进了花娟网号。他们很快就聊了起来。
  喷射:你好,朋友,你在哪里?
  花娟的网名红颜知己,接下来用花娟的网名。
  红颜知己:你是那里的朋友,我在单位,你在那里?
  喷射:我家在北方,我在家,你是做啥的?
  红颜知己:我是企业中层管理人员。
  喷射:小白,佩服,你晚上回家上网吗?
  红颜知己:不一定,有事吗?
  喷射:你晚上回家,如果你家没有人,你最好上网,我让你看一件你特别喜欢的东西。
  红颜知己:啥东西?
  喷射:暂时保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红颜知己:我估计不是啥好东西,要不你咋不敢说呢?
  喷射:什么事都要留悬念,到时候效果才不同,如果我现在告诉你,你看了就不会产生强烈的效果。就会寡然无味。再好的菜系,你都会大倒胃口的。
  红颜知己:你挺会调人胃口的。你一定是个情场老手。
  喷射:谢谢,你的赞美。能看看你吗?
  红颜知己:对不起,我没有视频。
  喷射:你回家有视频吗?
  红颜知己:有啊,咋的了?
  喷射:你回家时候咱们视频好吗?
  红颜知己:为啥视频?这么聊不是挺好的吗?
  喷射:我想看看你,你是不是跟我在心里的想象的人是不是一样。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上一篇:戚夫人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