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月神】(1-26章)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第01章
  茉莉学院,是L市最著名的一所女校,在学校中,又有着L市最有名的六大
美女,这些美女家庭势力都极为庞大,仗势欺人时有发生,学院里的老师学生都
是暗恨不敢言。
  晴清公寓,位于茉莉学院东北角,远离其他的学生和教师的宿舍区,是一栋
别墅式的高级公寓,里面住的正是L市六大美女,诗涵、许晴、清影、小雪、白
灵和何静,其中五人是学生,何静是她们的班主任,但是六人相处并不融洽,尤
其是第一美女诗涵和五人之间常有矛盾发生,但是碍于家庭影响,谁也不敢太过
分。
  9月暑假过完,是高二开学的日子,但是校花诗涵却忧心忡忡,她的养父母
暑假时坠机身亡,家中再无亲人,只剩下巨额的遗产和一些佣人管家,无奈之下
,她也只能回到学校,继续她的高中生活,可是,她的悲惨生活才刚刚开始。
  早上6点,诗涵正睡在自己的房间里,突然听见「砰!」的一声,门被踢开
了,许晴端了一盆冷水笑着说:「该起床了,小贱人!」然后直接泼到了诗涵床
上,诗涵浑身湿透,睡衣紧贴在身上,露出完美的曲线,许晴看了更是妒火中烧
,直接一个耳光把诗涵扇到墙角,许晴可是L市的空手道冠军,这一个耳光直接
扇的诗涵嘴角出血,诗涵刚想起身反击,却发现清影、小雪和白灵都来了,而且
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小贱人,你爸妈都死了,看你还怎么跟我们比!」清影说着便一脚狠踹在
诗涵胸部,十五公分的不锈钢鞋跟直接扎了进去,鲜血染红了诗涵的睡衣。
  「晴姐好心来叫你这个臭婊子起床,你还不说声谢谢,哈哈!」小雪笑道。
  「臭母狗你耳朵聋啊!快说谢谢!」白灵对准诗涵胸部的伤口,又是一脚。
  「啊!别再打我了,谢谢晴姐,谢谢……」诗涵哭道。
  白灵看到诗涵楚楚可怜的样子,慢慢的抬高腿,对准诗涵的阴部一脚跺下,
「谢晴姐什么啊?说清楚点,哈哈!」
  「谢谢晴姐来叫我起床,谢谢……」诗涵两手捂住阴部,缩在墙角。
  「你们在玩什么呢,这么开心?」班主任何静走了进来,「哦,原来是我们
的大校花诗涵啊,你爸妈死了你可别伤心,因为你的美好生活才刚刚开始呢!哈
哈!你用手捂着下面干嘛!松开!」
  「老师,我刚刚踩了那一脚,她都疼哭了。」白灵道,「哦,让我看看,松
开!你这贱人!」何静说着又一脚踩在诗涵护住阴部的手上,然后一下子扯掉了
诗涵的睡衣,「呵呵,灵灵你可真狠啊,都出血了呢……」
  「臭婊子,你说就灵灵踩了你一脚这也太不公平了,是吧?」何静拽着她的
头发问。
  「不,你们饶了我吧,我不敢了……」诗涵哭道。
  何静反手一个耳光道,「以后我们跟你说话,你只能说是,听见没!」
  诗涵被何静打的一时沉默,许晴拉开何静,又是啪啪啪三个耳光:「说,是
不是?」
  「是……是……饶了我……求你们了……」诗涵吐出一口血水。
  「哈哈,既然你也觉得不公平,是不是我们每个人都得踩啊?把手松开!」
许晴笑道。
  诗涵默默的松开发抖的手,露出流着血的阴部,「这贱人真没礼貌,你应该
说求姐姐们踩我,快说!」何静骂道。
  「求姐姐们……踩我……」诗涵无力道。「妈的,大点声!」小雪对着诗涵
流血的嘴就是一脚。
  「求姐姐们踩我!」诗涵委屈的叫出来。「贱人,我们踩你是你的福气,笑
着说!」小雪又是一脚,把诗涵踢倒在地上。
  诗涵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求姐姐们,踩我!」「嗯,这还差不多。」小雪
狠狠的一脚踩了上去,诗涵一声惨叫!
  「到我了,你要是还敢叫我直接踩死你!」许晴笑着一脚也踩在了白灵踩出
的伤口上,诗涵两手捂嘴,发出呜呜声。
  「不准捂嘴,我要看见你笑!」清影还是那十五公分的鞋跟!狠狠的跺了进
去!诗涵努力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何静什么都没说,用可怜的眼光看了看诗涵的阴部,直接跳了起来,两只脚
同时落在上面!「啊啊啊!」诗涵捂住下身,在地上疼得打滚……
  「贱人!早就看你不爽了!」白灵又一脚踩了上去,感觉不过瘾,又连踩三
脚。
  「不公平,你又多踩了!」众女生一起笑道,诗涵却躺在地上哭。
  「每人再来踩她四下吧,踩完上课去,别把她弄死了,还要养着慢慢玩呢,
哈哈!」何静笑道。
  又是一轮踩完,诗涵的下身已经惨不忍睹了,何静拽着诗涵的头发到了地下
室,「看,这就是我们听说你爸妈死了后为你准备的!」女生们把诗涵塞进了一
个100厘米长宽高的小笼子里,诗涵的嘴都能被挤得碰到脚,然后女生们把笼
子锁上,把笼子扔进了地下室的下水道,诗涵的鼻子在水面以上,受伤的阴部和
胸部都泡在臭水里。
  「你这个样子真可爱,我们上课去了,回来再和你玩,如果你还没死的话,
哈哈!」女生们笑着关上了地下室的门。
第02章
  晚上七点,地下室的门被一脚踢开,「贱人,还活着么?姐姐看你来了!」
许晴叫道。
  「求求你们……让我回房间……求求你们……」诗涵呻吟道,小雪和白灵把
笼子抬到了诗涵房间里,诗涵的胸部和下身被污水泡的已经溃烂,发出阵阵臭味

  清影拉开窗帘,月光照在诗涵伤痕累累的身上,只见诗涵身上突然发出微弱
的光,那些恐怖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身上的异味也被淡淡的清香所
代替,许晴五人看的呆了,等回过神来,诗涵竟是恢复如初,好像一切都没发生
过。
  「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小雪问道,诗涵却是缩到窗下,默默哭泣着,小
雪抬腿一脚,高跟直接划破了诗涵的悄脸,又是那微光照过,伤口马上愈合,大
家都围了上来。
  「臭婊子,你这身体难道是专门为了给人虐的吗?」何静把烟头直接按到了
诗涵刚刚恢复的胸部,滋的一声,留下一个伤疤,月光照过,伤疤马上消失。
  「求求你们……饶了我……别再打我了……我什么都答应你们……」诗涵无
力道,「我明白了,灵灵,给我把这贱人的嘴撕烂!」何静说着拉上了窗帘。
  「臭婊子,张大你的狗嘴!」白灵跟许晴一人拽一边,硬是把诗涵的小嘴给
撕裂了,鲜血不停的流出。「看,这次没有恢复吧,看来我们找到了一个好玩具
啊,哈哈!」何静说着又拉开了窗帘,月光照在诗涵身上,嘴角马上又恢复好了
,何静又拉上窗帘,笑道:「再撕!」诗涵可怜的小嘴又一次被撕烂,这次直到
诗涵痛苦呻吟了半小时何静才把窗帘拉开,恢复之后,女生们把诗涵拉到地下室

  「你们在这等我一会,我去门口给你们买些烧烤来吃。」何静笑道。
  清影把诗涵的手和脚绑在一起,然后用胶带把她缠成球形,四个女生都换上
白灵为她们准备的金属尖头高跟,站在地下室的四个角,边说边笑的踢着「球」

  「好不好玩啊?小贱人?」清影说着便一脚踢到诗涵高挺的鼻梁上,只听「
咔」的一声,鼻梁断裂。诗涵也滚到了小雪脚下。
  小雪踩住诗涵蹲下,看着被清影踢裂的鼻梁说:「好可怜啊,姐姐帮你揉揉
!」说着就把长长的指甲插进了诗涵的伤口,来回的掐着,诗涵的嘴被胶带封住
,只能不停的摇头,发不出一点声音,「好了,滚吧!」小雪站起来对准诗涵鼻
梁用力一脚!
  球传给了白灵,白灵也是瞄准伤口,一脚又踢到许晴那,许晴又传球给清影
,四个女生笑的花枝招展,几轮下来,诗涵已经是奄奄一息。
  「别玩了,带她去恢复下,回来吃饭了!」何静买回一大袋烧烤,许晴直接
一脚把诗涵踢到门口,从地下室门口又是一脚踢到月光下,诗涵恢复之后,又被
一脚踢回来,众人一起解开诗涵身上的绳子和胶带。
  「求求你们,让我做什么都行,给你们钱也行,放过我吧,不要再折磨我了
!」诗涵哭道,「哈哈,我们几个人的家庭你都知道,谁稀罕你那几个破钱!」
何静道,「我们就是要折磨你,谁让你长这么美让我们自卑呢,怨你父母去吧!
」小雪捏着诗涵的下巴,一口唾沫吐到诗涵脸上。
  「吃饭吧,我可是专门挑的肉串哦……」何静拿起吃完肉串后的铁钎,直接
扎进了诗涵的小腿!
  「啊,救命啊!」诗涵惨叫道,许晴拿出一瓶啤酒摔到地上,然后捡起啤酒
瓶的底座,直接塞进了诗涵嘴里,「臭婊子,你再叫我让你把这些玻璃渣都吃下
去!」诗涵被啤酒瓶堵住嘴,发出呜呜的哀号,站起来往地下室门口跑去。
  「跑吧,看你能跑多远,呵呵。」白灵笑着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了一下,只
见地下室的门轰然落下,诗涵无助的停在门口。「这个地下室可是我专门让SN
集団为你定制的,慢慢享受吧。」白灵笑道。
  白灵又从桌下拿出两副手铐,对许晴说:「晴姐,左手拷右脚,右手拷左脚
,呵呵。」许晴走到门口,铐住诗涵,一脚把诗涵踢回大家身边。
  「看着你这贱奶子我就生气!」小雪说着拿起一根铁钎,直接扎了进去,又
从另一边扎了出来!四个女生都拿起铁钎,一起扎进诗涵丰满的胸部,吃一根扎
一根,一会大家都吃饱了,诗涵可怜的胸部也扎不下了,「还剩这么一大包生肉
呢,吃不下了。」小雪无奈道,「没事,等会扔进狗笼子里,让她沾着臭水吃!
」许晴道。
  「她晕过去了,要不要把她泼醒?」清影问道,「不用了,这婊子还是个处
呢,看我的,哈哈!」何静大笑着拿出剩下的五十多根铁钎,握成一把,对准诗
涵的小穴,用力捅了进去!
  诗涵双眼睁大,疼得流出眼泪,身子都弓了起来,「看,小贱货醒了吧,刚
才居然敢装晕,得给你点惩罚!」何静站起来,对着还露在诗涵小穴外面的铁钎
就是一脚!
  「老师您真会玩,我们也来试试吧!」四个女生看着诗涵受到这种折磨,早
就按捺不住,一脚又一脚的踢了上去,可怜的诗涵被疼晕二十次,又被疼醒二十
次,最后连一根铁钎都看不见了,全部被踢进小穴。
  许晴把剩下的大包生肉扔进诗涵的小笼子里,然后把满身伤痕的诗涵塞进去
,可是却没给她解开手铐,「明天要是你没把这包东西吃完,你就死定了,贱人
!」许晴骂道。
  「晴姐,这肉片这么干,没水怎么吃啊?哈哈!」小雪笑着把笼子踢进了臭
水里。
  「晚安啊,美丽的校花!」女生们笑着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第03章
  诗涵被泡在臭水里,身上的伤口都开始流出脓水,她只能流着泪呻吟着,心
中甚至连反抗的念头也难以提起,不知道班主任和四个室友今天又会怎么折磨她

  奇怪的是,诗涵被泡了一整天,女生们都没来地下室,「难道她们放过我了
?」诗涵心想,就在这时,门开了。
  「小贱人,是不是一直盼我们来呢?」小雪把笼子打开,拽住诗涵胸部的铁
钎把她拉了出来。
  「这肉片你居然一块都没吃!今晚你完了!」许晴怒道,可怜的诗涵还是双
手被拷到脚上,嘴里的啤酒瓶底也是一天没拿掉,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许晴,发
出呜呜声。
  白灵和清影一人拉住一边嘴角,用力一撕,瓶底掉了下来,「晴姐……饶了
我吧……我这就吃……」诗涵含糊不清的说道。
  「晚了!」许晴骂道,五个女孩一起围上来,慢慢的旋转着诗涵胸部的铁钎
往外拔,「啊啊!别拔了……好疼……疼……啊啊啊!」诗涵惨叫道,「小贱人
,姐姐们今天专门给公寓换了隔音玻璃,你不要叫了,不会有人听到的,哈哈!
」何静笑道。
  女孩们把诗涵胸部的铁钎全部拔出来时,诗涵已经昏了过去,众人像踢球一
样把她踢回了房间,拉开窗帘,让月光照到诗涵身上。
  不到十分钟时间,诗涵的胸部又变的洁白丰满,女孩们看着都自卑不已,诗
涵的痛苦又开始了,
  「昨晚好心请你吃饭,你居然一点都不吃,你自己说,该罚不该罚?」许晴
瞪着眼盯着诗涵,「对不起……该罚……请姐姐们罚我……」诗涵又缩在了墙角

  「咦?这婊子懂事了啊,被咱们打怕了吧,哈哈!」何静道,「贱人,你过
来,大字躺在地上!」何静说着拉上窗帘。
  诗涵仰面躺下,女生们围了上来,诗涵吓得浑身发抖。「小母狗,喜不喜欢
吃茄子啊?」清影问道。
  「喜欢……只要是姐姐们给的都喜欢……」诗涵无奈道。
  「哈哈,小狗真懂事,今天姐姐们就请你吃茄子!」女孩们都换上了平底鞋
,小雪先抬起脚,对着诗涵刚刚恢复的胸部狠狠的踩了下去!「啊!」诗涵惨叫
一声,想用手护住胸部,白灵微微一笑,拿出遥控器按了一下,地上出现四个圆
环,直接把诗涵双手双脚锁在了里面。
  「我们今晚上每人要踩你这丑陋的奶子一百脚,你要乖乖的数着,千万别数
错哦,呵呵!」
  白灵笑着一脚跺了上去。
  「啊啊!一……」诗涵叫道。
  「不对,是二,刚才小雪还赏你一脚呢!重新数!」许晴又一脚踩了上去。
  「好疼……一……」何静用力一脚。
  「啊……二……」女生们踩的不亦乐乎,诗涵却是嗓子都喊哑了。
  「饶了……我……三百零一……」诗涵哭道。
  「错了,刚才老师两只脚一起跳上去的,是三百零二,重来!」许晴大笑道

  「不,不要啊!」诗涵喊道。
  「不要啊……一……」诗涵洁白的胸部已经被踩的发紫,她终于明白了女生
要请她吃茄子的意思了。
  「四……百五……」诗涵已经连数的力气都快没了。
  「错,灵灵刚才踩到你肚子上了,应该是四百四十九,重来!」何静道。
  「二……十……」「错了,重来!」
  「一……百零……五……」「又错了!你要是再敢数错我们每人踩你五百下
!」许晴怒道。
  「四百……九十……九……」诗涵仿佛马上就要昏过去了。
  「呵呵,你又错了,是四百九十八!重来!每人五百脚,开始数吧!」清影
说完诗涵就晕了过去。
  「看我的,保证她以后都不会再晕!」白灵又拿出一管药剂,直接注射进诗
涵脸上。
  「啊……疼……好疼……饶了我……」诗涵果然醒了过来,诗涵的胸部已经
不是紫色而是酱黑色,虽然平底鞋没有踩出伤口,可是这痛苦一点也不比流血要
少。
  「你要是再数错,我们可就要换高跟鞋了!」何静慢慢的用脚划了诗涵胸部
一下。
  「啊……一……」「刚才我是不小心碰到你,不算,你又错了!」说着五个
女孩已经换上了高跟鞋,对准诗涵酱黑色的胸部就踩了下去,鲜血四溅。
  诗涵痛苦难忍,可是神志却清晰无比,怎么也晕不过去,只好眼睁睁的看着
自己的胸部慢慢被毁掉。
  「两千……四百……九……十九……」诗涵的嗓子已经沙哑到说不出话的程
度,
  「最后一脚!」许晴用尽全身力气狠狠的对着已经血肉模糊的胸部踩了下去
,诗涵吐出一大口血,发出一声惨叫!
  白灵按了一下遥控器,诗涵的手脚解开了束缚,诗涵双手捂着胸部,在地上
打滚。
  五个女孩从下午六点踩到晚上十二点,已经记不清踩了多少脚,除了许晴之
外都累的大汗淋漓。何静打开窗帘,诗涵又恢复了。
  「好累啊,脚都酸了。」小雪笑着脱下了她的丝袜,把它缠在诗涵的头上,
「贱人,香吗?」
  「香,好香,谢谢姐姐。「诗涵强忍住想吐的冲动说。
  「香你就给我吃下去,快点吃!」小雪道。
  「不……不要……雪姐……饶了我……」诗涵哭道。
  「你要是不吃,我们每个人再踩你一千下!」何静骂道。
  「不……别踩我……我吃..」诗涵慢慢的把小雪一只丝袜给咽了下去,然
后捂住嘴,她知道自己吐出来会有什么后果。
  「你不是说香吗,香你就慢慢嚼着吃,你要是再敢这么咽下去,我就再给你
拽出来!」小雪说着又把另一只丝袜扔到诗涵脸上。
  诗涵无奈,只好慢慢咀嚼,那臭味让女生们都捂住了鼻子。
  小雪的丝袜吃完,四个女孩又把她们的丝袜脱了下来,「吃!」女生们一起
把丝袜砸在诗涵脸上。
  「真的好臭啊,我们回去睡觉吧……」小雪道。
  「今晚上允许你在房间睡一晚,明天去上课!」女孩们回到各自床上睡觉去
了,只留下诗涵一个人在月光下,默默的流着泪,看着一地的丝袜。
第04章
  第二天一早,诗涵早早的起床,穿好衣服,准备去教室,何静给她们几个调
了位置,诗涵和她的四个室友都被调到了最角落里。
  「小婊子,你骚逼里的铁钎还在不在啊?把裤子脱了!」许晴用力掐着诗涵
的脸问。
  「在……在的……」诗涵慢慢的褪下裤子。
  上课了,白灵拿出一片药,塞进了诗涵嘴里,然后拿出四把钳子,给许晴、
小雪和清影每人一把。清影拿起钳子,用力的夹在诗涵大腿上,拧了两圈!诗涵
张着嘴,发不出一点声音,刚才的药已经见效了。许晴用力按住诗涵,不让她有
太大的响动,班里其他人都在认真听何静讲课,没人注意她们这个角落。
  「呵呵,晴姐你按住她,我们来比谁拧的圈数多。」白灵笑着又用钳子夹住
诗涵大腿,拧了三圈。
  「不就是三圈么,看我的!」小雪也不甘示弱,直接拧了五圈。
  「看我把她的肉拧下来!」清影拿起钳子,夹住诗涵腿上的嫩肉,慢慢的拧
。一圈又一圈,诗涵疼得攥紧了拳头,终于,清影用力一扯,扯下一大块肉,诗
涵腿上鲜血直流。
  「不好,流血了,别让同学们看见」白灵说着拿出一管药膏,直接抹了上去
,血止住了,清影和小雪看到血居然能止住,便更是肆无忌惮的折磨起诗涵。
  诗涵被她们拧了四十分钟,腿上没一块好肉,「好了,穿上裤子吧,下课了
,跟我们去厕所!」
  许晴叫上老师何静,到女厕所把里面的女生都赶了出来,边赶还边说:「我
们的第一美女诗涵要上厕所,她让你们都滚出去,快滚!」女生们都离开了,厕
所里只剩下诗涵和五个女孩。何静把厕所门反锁。何静笑道:「小贱人,今天我
允许你早回宿舍,呵呵。」说着一脚把诗涵踢到厕所中间。
  白灵的药效还没过,诗涵发不出一点声音,「这厕所好小啊,我们这么多人
都不够用呢,校花,帮帮我们呗!」许晴笑着脱下短裤,骑在了诗涵脸上。「张
开你的狗嘴!」诗涵不张嘴,许晴直接尿到了诗涵脸上,「好啊,你敢不听话!
」许晴把她拽到水管旁边。
  「校花身上好脏啊,我们帮她洗洗。」清影找出一根粗橡胶管,用力插进诗
涵喉咙里,诗涵一阵干呕,小雪看见水管旁边有件雨衣,便拿起来撕烂了塞进诗
涵嘴里,「我保证她一滴水都吐不出来了,哈哈!」小雪笑道。
  清影把橡胶管接到水龙头上,直接把水龙头拧到最大,水汩汩的冲进诗涵嘴
里,许晴把手伸进诗涵小穴,握住那一把铁钎,用力的拽了出来,上面还连着些
许碎肉,诗涵疼得拱起了身子。「小贱人,这次有你受的了,别以为不在公寓我
们就不敢虐你!」许晴说着把手中的铁钎全部捅进了诗涵的肛门,然后又拿起拖
把,把拖把杆也用力的捅了进去!
  女生们踩住诗涵的手脚,看着她的肚子迅速的变大,直到已经到了怀胎十月
大小清影才把水关上,可怜的诗涵,嘴里堵着雨衣,肛门里塞着铁钎和拖把,肚
子里的水只能从鼻子里一点一点的往外溢。
  清影对许晴说:「晴姐,把拖把拿下来吧,看我的!」许晴抽走拖把,诗涵
刚想排泄,清影突然把粗大的橡胶管插了进去,诗涵的屎尿又一滴不剩的回到了
嘴里,诗涵瞪大了双眼,手指抓着地面都流出鲜血。「哈哈,真好玩,我们四个
人踩着她的手脚,一个人跳到她的肚子上,老师你先来吧。」许晴笑道。
  「臭婊子,你怀的哪的野种,看我踩死她!」何静直接跳了上去,诗涵两眼
翻白,差点失去意识,五个女孩轮流跳了几次,诗涵身体里的脏水也循环了几次
,「走吧,该上课了,贱人,把厕所整理干净你回公寓跪着等我们放学,你要趁
没人的时候走哦,被人看到你会更惨,哈哈!」
  五个美女笑着离开了厕所,诗涵一个人蜷缩在地上不停的呕吐。
第05章
  放学后大家都回到宿舍,看见诗涵跪在门口,许晴笑着说:「跪那不许动!
」然后开始跑向诗涵,诗涵吓了一跳,动都不敢动,只见许晴借助跑势飞起一脚
直接踢在诗涵脸上,「啊!」诗涵惨叫一声便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客厅的桌子
上,双手捂住脸痛哭。
  「晴姐真棒!」女孩们鼓掌欢呼,丝毫不管诗涵死活。
  「嗯,不愧是空手道冠军啊!」老师何静夸道。
  「老师您就别夸我了,我比您差的远。」许晴想起那次跟何静打架都有些后
怕,刚进学校时两人打了一架,许晴身体表面一点伤都看不出来,可是五脏六腑
剧痛三天,谁都没法治疗,最后还是何静帮忙解救,两人冰释前嫌也成了好姐妹

  清影过去拽住诗涵的头发把她扔到众人面前,大家都捂住了鼻子「好臭啊,
快去给她洗洗!」何静道。
  「呵呵,咱们一起给这臭比洗洗澡吧。」小雪说着就把诗涵拉到了浴室里。
  「对啊,正好试试公司专门为这贱人改造的浴室,哈哈。」白灵笑着从浴室
的地上抽出五条高压水枪,递到大家手上。
  「哈哈,SN集団小公主,我们爱死你了!」许晴抱住白灵亲了一口。
  「我还给这小贱人订做了好多重刑具,慢慢都会做好送过来的,量身定做,
嘻嘻。」白灵笑道。
  诗涵看着足足有她小腿粗的高压水枪,吓得缩到墙角不停哆嗦着。
  小雪按捺不住,打开开关,瞄着诗涵的下身就一阵乱射,巨大的水声都掩盖
住了诗涵的惨叫,「贱人,洗澡哪有穿衣服的,脱掉!」许晴骂道,诗涵无奈,
只好脱光衣服,又抱着腿缩到了原地。
  「小母狗,张大你的狗腿,你要是敢把腿合上我们就换开水给你洗!」白灵
骂道。
  诗涵只好把腿打开,「自己用手撑开你的狗逼,我们要给你洗洗里面!」何
静笑道,「不要……不要……」诗涵不停地哭,「你要是不听话,一个月都别想
看到月亮!」小雪道。诗涵慢慢用发抖的收撑开自己的小穴,可怜的看着五条水
枪……
  五个美女像疯了一样把高压水枪的水压开到极限,对着诗涵的小穴不停的扫
射,诗涵的惨叫完全被水声掩盖,女生们越玩越高兴,射了有一个小时,再看诗
涵的下身已经完全成了跟那天胸部一样的酱紫色,惨不忍睹,诗涵却是意识清晰
,她好想昏过去,可是白灵给她注射的药剂根本就不允许她脱离痛苦。许晴突然
走到诗涵侧面,对着诗涵张开的腿射去,诗涵的右腿禁不住水枪的冲击并在了左
腿上。
  「小烂货!我刚才说你要是并上腿会有什么后果呢?说!」白灵怒道。
  「求求你们……不要用热水……不要……」诗涵哀求道。
  「哈哈,不是热水,是开水!姐妹们,烫死这小贱人!」白灵打开水枪上的
另一个开关,沸腾着的开水冒着热气射到诗涵重伤的小穴上!
  「啊啊啊啊啊啊!」这次水声没有压住诗涵的惨叫,可怜的诗涵双手捂住小
穴,嚎啕大哭。
  「你以为你捂住我就没办法了吗,晴姐,帮我抓住这贱人的手!」白灵道,
许晴抓住诗涵的手,绑到了墙角的衣钩上,美女们再一次拿起水枪,往诗涵的全
身扫射,浴室里蒸汽弥漫,半小时过去,只见诗涵身上没一处好皮肤,到处是硕
大的水泡,小穴和胸部两个重伤区已经连水泡都看不见,净是发白的碎肉,诗涵
口吐白沫,奄奄一息。
  「哈哈,这贱人真可怜啊」,清影说着把水枪塞进了诗涵的肛门里,一按开
关,一股开水从诗涵小嘴里喷射而出!
  女生们纷纷把水枪插进诗涵的小穴和嘴里,不停的喷射出开水,最后竟然把
铁钎从肛门里都冲了出来,这是女孩们没想到的。
  诗涵已经接近死亡边缘,几个恶毒的女孩还是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白灵拿
出准备好的莲蓬头,笑着说:「这里面是专门治水泡的药哦!」说完拧开开关,
对准诗涵身上的水泡就喷,一直如死鱼一般的诗涵突然有了反应,身体不停抽搐
着。
  「这药真管用,灵灵,你喷的什么?」何静问。
  「没什么,是最高浓度的工业硫酸,呵呵。」白灵笑道。
  诗涵身上冒起一阵阵白烟,浓硫酸不断腐蚀着可怜的肉体,最后只剩下诗涵
的俏脸还算完好,身上好多地方都露出白骨,下身是白灵喷的最狠的地方,连盆
骨都被腐蚀了一半,女孩们终于拉着诗涵的头发,把她扔出了浴室,月光洒下,
不足十分钟,诗涵便恢复如初,蜷缩在地上偷偷的哭泣。
  「今晚你可没受什么罪,不准睡床,去地下室!」何静道。
  到了地下室,诗涵以为大家又让她睡笼子,白灵却说:「今晚不准睡笼子,
睡笼子对你这烂货都是一种享受,去那!」白灵指了指角落里一人高的玻璃大桶
,「爬进去!」诗涵只好慢慢爬进桶里,就在诗涵进桶的同时,白灵按下遥控器
,一个沉重的桶盖落在桶上,一根有手臂粗细的管子插进了诗涵嘴里,又有两根
细管插进了诗涵鼻孔,又有几根更粗的管子插在诗涵刚刚恢复的小穴。
  「老师,您来按开关吧,嘻嘻」白灵笑道。
  何静结果白灵的遥控器,按下开关,只见大量污浊的液体从管道的另一头奔
涌而下,除了诗涵鼻孔的两根细管的其他管中都充满了污浊粘稠的液体,诗涵只
能不停的吞咽,小穴里的粘稠液体更是倒喷而出,一会就填满了整个玻璃桶,诗
涵已经完全被覆盖进去了,赤身裸体的和这些液体亲密解除,还得不停的吞咽。
  「看,我说睡笼子是个享受吧。」白灵笑道。
  「灵灵,这粘稠的液体是什么啊,好恶心哦。」清影道。
  「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一些最下贱妓女的呕吐物,哈哈!」白灵道。
  「算了,不看了,好恶心,我们睡觉去吧,但愿校花今晚做个好梦。」小雪

  女孩们关上地下室的灯和门,可是这机器还是在一时不停的折磨着诗涵,诗
涵也一直昏不过去,只能忍受这一夜煎熬。
第06章
  星期六,是休息的时候,可怜的诗涵还被浸泡在呕吐物里面不知疲倦的吞咽
着排泄着,直到白灵起床,按了一下开关,大量的污物排入下水道,诗涵嘴里和
小穴里的管子才开始输入清水,十分钟后,诗涵被倒了出来,瘫倒在地上,身上
却没有异味。
  「白灵姐,你放我走吧,看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饶了我……」诗涵
无力的求白灵,白灵冷笑一声:「别做梦了,你这辈子就注定了是我们的奴隶!
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在这时,大家都进来了,诗涵抱住许晴的腿
,苦苦哀求到:「姐姐,放过我,你们要什么我都给,求求你们。」
  许晴一脚把诗涵踢开:「小烂货,你知道我们最想要什么吗?我们最想要的
就是你受折磨,哈哈!」
  「不行,不能让这小母狗再叫我们姐姐了,没大没小,以后管我们叫主人,
听见了吗?你这贱货!」何静骂道。
  「干脆我们今天就给小狗来一个认主仪式吧,嘻嘻。」白灵道
  「是啊,这婊子现在正好是个孤儿,无依无靠的,认我们当主人是她的福气
!」清影道。
  「灵灵,那认主仪式怎么做呢?」小雪问道。
  「看,公司刚送到的两件好东西,我前天给这婊子特制的。」白灵说着拿出
两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五条粗铁链,铁链头上都有把柄,握上
去十分舒服,甩起来虎虎生风,铁链上布满了长短不一的倒钩,看着甚是吓人,
另一盒中是五个小巧蒲扇状的东西,不过扇叶上竟是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钢针,
小扇柄上还有一开关,按下后所有钢针如烙铁一般,热气逼人。五个美女看的是
心花怒放,恨不得马上用在诗涵身上。
  「贱人诗涵,认主仪式现在开始,你现在双手举起这两个盒子,跪到大家面
前,给我们每个人嗑五百个头,求我们抽你、扇你!」白灵道。
  诗涵无奈,只好照做:「求主人抽死诗涵,扇死诗涵!」一边说一边磕头,
五个美女笑嘻嘻的看着昔日的校花,心中充满了快感。
  可怜诗涵磕头就磕了三个小时,终于嗑完,白灵说:「现在做到桌子上!」
桌子的正中间有一支固定的烛台,诗涵爬上桌子却不知如何是好。「笨狗,把烛
台插进你的狗逼里!」何静骂道,诗涵只好慢慢的坐在烛台上,可是这烛台又尖
又大,烛台上又分出几个小烛台,诗涵根本坐不下,「没用的东西!」许晴说着
也上了桌子,抬脚狠狠的踩向诗涵的肩膀,一下、两下、三十下、七十下、诗涵
的小穴硬是被踩的贴到了桌面上,烛台已经穿破了子宫。
  「好,既然你刚才磕了三个小时头求我们扇你,那我们也只能行行好了。」
清影笑道。
  五个女孩每人拿一小扇,围着桌子做好,何静对着诗涵流泪的俏脸用力一扇
,出现道道血痕,诗涵转到清影面前,身体一转,烛台不转,诗涵的小穴里又不
知多了几道伤口。
  「哈哈,看以后谁还会说你美!」清影对着诗涵的伤口用力一扇,又把她扇
到许晴面前,许晴又用力扇到小雪那,小雪又扇回给何静,五个美女不停的扇着
、笑着,左三圈右三圈的不知道转了多少圈,诗涵的脸已经血肉模糊,大家也觉
得没意思了,看着诗涵身上对比明显的皮肤,女孩们拿出铁鞭,何静笑着说:「
我们要让这婊子的身体变的比脸还漂亮!哈哈!」
  何静说完便瞄着诗涵洁白的小腿猛抽,只抽了三下,便皮开肉绽,露出了骨
头。女生们一看也是兴奋不已,诗涵的胸部、腿部、肩膀、小腹被抽的没一块好
肉,最可怜的背部,脊椎几乎全部都暴露在这些狠毒女孩的眼前。
  「晴姐,把她从桌子上拿下来吧,这鞭子是我专门为她的骚逼准备的!」白
灵说完许晴直接折断了烛台,把诗涵倒立过来,两腿绑在天花板上,诗涵粉嫩的
小穴暴露在大家面前,「哈哈,我们从小穴开始抽,把她撕成两半!」小雪狠道

  女孩们说说笑笑,你一鞭我一鞭的抽向诗涵小穴,不一会就抽断盆骨,继续
往一个地方抽,抽裂了小腹,抽烂了双乳,等抽到嘴的时候,月光照进了房间,
诗涵又恢复了身体,眼泪顺着额头流到地上。
  「哭什么哭!认主结束了,以后我们就是你的主人,懂了吗,臭母狗!」何
静骂道。
  「懂了!」诗涵道。
  「你说什么!」何静一鞭抽到诗涵嘴上,「啊!」诗涵惨叫一声,可是在月
光下马上又恢复。
  「回主人,小贱人懂了!」诗涵哭道。
  「嗯,这还差不多!去地下室睡觉吧!「何静道。
  「不要啊。主人,饶了我,我不要睡桶里了……」诗涵吓出一身冷汗。
  「你是主人还是我是主人,你说不要就不要吗!」何静说着又是一鞭打在诗
涵嘴上。
  诗涵只好又爬进桶里,管子插好,这次流下的却是白色液体,「灵灵,这次
是什么?」许晴问,「放了一星期的精液,哈哈,比呕吐物还恶心啊。」白灵笑
道。
  女孩们离开了地下室,诗涵光着身子被泡在恶臭的精液里,又是一晚不眠夜

第07章
  在L市东北郊区,有一座山,名为枯松,正是星期天诗涵一行的目的地。
  诗涵和四个舍友正坐在班主任何静的车里,看起来像极了一起游玩的好朋友
,可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诗涵被围在中间,四个女生手中各拿一根长针,不停
的刺向诗涵的大腿和胳膊,女生们尖利的鞋跟,也不断的踩着诗涵的光脚,诗涵
张大着嘴,发不出一点声音,显然又吃了白灵那日在教室所用的药。
  「这九月初正是秋老虎盛行,天气酷热难耐,枯松山又是荒无人烟,我们这
也算一次另类的郊游。」何静道。
  「这小贱人今天有罪受了!」众女生笑道。
  早上八点,大家终于到了目的地,「走,我们先去山顶看看!小贱人,所有
的行李都交给你了!」何静道。
  「是,贱人明白!」诗涵从车上拿下所有的行李,一个不稳差点摔倒,行李
太重,而且诗涵的脚上净是血窟窿,寸步难行。
  「主人,贱人的脚,好疼!」诗涵哭道。
  「没事,本来也没打算让你用脚走上去,灵灵,你和小雪搬块大点石头来!
」许晴道。清影明白许晴的意思,一脚把诗涵踢倒,然后站在了诗涵胸口上,许
晴用力的拉住诗涵的两只脚,把她的腿绷直。
  「石头来了!」只见小雪和白灵抱来了一块足有三个篮球大小的石头,「好
重啊,放哪?」小雪道,何静指了指诗涵白嫩的小腿,小雪和白灵哈哈一笑,直
接扔了过去!
  「啊啊啊!我的腿啊!」诗涵发出惨叫,惊起一片飞鸟。
  小雪和白灵又把石头抬起来,狠狠的砸向诗涵另一条腿,只听见「咔」的一
声,应该是断了,诗涵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看来上次的药效已经过了,大校花,再打一针吧!」白灵笑着把注射器扎
进了诗涵奶子里。
  诗涵慢慢清醒,无助的看了看自己断掉的双腿,流下泪水。
  「呵呵,跟我们一起爬山吧,臭婊子!」何静说着把重重的行李捆到了诗涵
身上,诗涵只好膝盖着地,然后用手抓着地上的碎石往上爬,女生看了激动不已
,跟在诗涵后面。
  五个美女打着太阳伞,说说笑笑的跟在诗涵后面,许晴坏笑一下,慢慢走到
诗涵前面,鞋跟狠狠的跺到诗涵手上,「啊!主人饶了我!」诗涵惨叫一声。
  「对不起哦,我不是故意要踩你的,原谅我吧,哈哈!」许晴笑着又回到后
面跟女生聊天去了,诗涵也只好继续往上爬。
  小雪和清影看许晴玩的痛快,也一起上前,对着诗涵的手就踩了上去,「啊
!疼啊!」两个血窟窿疼得诗涵差点滚下山,「我们也不是故意的哦,谁让你不
站起来走非得爬呢,跟狗一样。」清影跟小雪说完也回到后面。
  枯松山路遍地碎石,诗涵的身下已经被碎石磨得惨不忍睹,可是她抬不起身
,重重的行李压在她的背上,何静和白灵还不时的往上面坐一会,诗涵一行人从
早上八点开始爬山,直到下午四点才到山顶。
  许晴给诗涵卸下行李,把她翻了过来,大家看到诗涵被山路碎石磨得血肉模
糊的胸部、膝盖和胳膊,都笑的花枝招展,诗涵忍受着剧痛看着这些狠心的女孩
,在这么热得天也感到阵阵发冷。
  「校花,你好可怜啊,我真同情你!」清影说着就用力把鞋跟插进了诗涵已
经露在外面的膝盖骨,诗涵疼得满地打滚,却不小心滚到了许晴脚下。
  许晴跳起来两脚站在诗涵被磨烂的胸部,跳起了踢踏舞,诗涵被踩的吐出几
口鲜血,跟眼泪混在一起,不知是腥是咸。
  小雪突发奇想,拽住诗涵的头发把她拉扯到一块大石头旁边,「张嘴,咬住
石头!」小雪命令道,诗涵不知道小雪想干什么,只好乖乖咬住。「啊啊!」诗
涵惨叫一声,原来小雪对着诗涵的后脑勺猛地一下肘击,诗涵的牙齿一下迸断两
颗,清影看到小雪玩的高兴也让诗涵咬住石头,对准她的后脑勺用力一踹,「咔
」的一声,诗涵牙齿又碎了两颗,女孩们不停的让诗涵咬石头,一个小时后,诗
涵嘴里全是碎牙,疼得连话都不敢说。
  就在诗涵被女生们折磨的时候,何静已经搭好了帐篷,「许晴,你们带着婊
子去那边捡点木柴,我们准备生活吃饭了!」何静喊道。
  许晴四人看诗涵在地上爬得实在慢,便拽住诗涵的手直接拖着走,用诗涵受
伤的身体拖出一条血痕,进了小树林,白灵眼前一亮,跟许晴说:「晴姐,让这
贱人把这些木柴抱回去吧!」白灵指着前面大堆的荆棘,脸上露出坏笑。「哈哈
,灵灵你真坏。」清影笑着把诗涵踢进了荆棘堆里,诗涵只好忍住剧痛,用受伤
的胳膊抱起一些荆棘,许晴跟小雪拽住她被石头砸断的腿拉回营地。
  就这么来回抱了几次「木柴」,诗涵的胸前已经扎满了木刺,一小节一小节
的木刺却成了女孩们的玩具,女孩们用上吃奶的力气去按那些刺,直到木刺完全
没进肉里看不出来,诗涵无助的求饶只能给她们带来无尽的快感。
  「来生火吃饭了!」何静喊道,女生们一脚一脚的把诗涵踢回营地,何静拿
过一根铁杆,把诗涵的手脚捆在上面,生起了两堆火,一边烤着食物,而这一边
,却是把诗涵架到了火上!
  「不!别吃我!求你们了!」诗涵感觉到下身被烧的火烫,苦苦哀求道。
  「猪都不会吃你身上的臭肉!我们只是想在吃饭的时候听你给我们唱会歌,
哈哈,不要害怕!」何静笑道。
  「啊啊……好烫……放了我……我给你们唱歌啊……」诗涵喊道。
  「你的惨叫比什么音乐都美妙,哈哈!」许晴道。
  女生们吃着饭,听着诗涵的惨叫声,不时的往诗涵那扔点木柴让火烧的更旺
,等大家都吃完的时候,诗涵的双腿已经变成了焦炭,胸部和小穴也已经被烧的
流油,诗涵面部疼的扭曲,可是白灵的药让她根本没法昏过去,意识无比的清醒

  「月亮应该快出来了,把她放下来」何静道。
  「大家一起去捡点碎石头吧,放进袋子里拿回来,今晚上有那烂货好受的」
许晴说道。
  月亮出来了,诗涵焦黑的双腿恢复了白皙,何静马上把她推进帐篷里。
  一会,四个女生每人装了一大袋碎石回来,不坏好意的看着诗涵「婊子,自
己扯开你的狗逼!」许晴命令道。
  诗涵只好听命,许晴抓起一块棱角尖锐的碎石就塞了进去,「啊!」诗涵一
声轻呼,「叫什么叫,今天这些石头,都得填进你身子里!」许晴又抓了一把碎
石,狠狠的塞到诗涵小穴的最深处,还不忘用力的拧了一下诗涵娇嫩的内壁才把
手拿出来,诗涵惨叫一声,刚一张嘴,白灵也抓起一把碎石塞进诗涵嘴里,弄得
诗涵一阵干呕。
  碎石一把一把的往里塞着,诗涵下身皮肤都鼓了起来,能看见石头的样子,
小穴里再也塞不进去了,两腮也鼓得跟气球一样,可是女生们不会这么轻易的饶
过她,小雪跟清影掰开诗涵的肛门,一把一把的碎石又被挤了进去,当肛门也挤
不进去的时候还剩下两袋碎石,「不能浪费了,许晴,把烂货装进那个空袋子里
」何静说道。
  许晴抱起沉重的诗涵,把她塞进了空麻袋里,小雪和白灵拉住麻袋口,何静
把两袋碎石都倒了进去,满满的碎石挤压着诗涵刚刚恢复娇嫩的皮肤,何静无情
的扎上了麻袋的口,留给诗涵的只有疼痛跟黑暗。
  安静的一夜过去,早上女孩们吃完早点,踢着麻袋走出营地,慢慢的踢向山
下,等到何静车旁边的时候,麻袋已经染成了红色,大家打开麻袋封口,将可怜
的诗涵倒出来,她身上都是被石头划破的伤口,脸上也尽是伤疤,女孩们取出她
嘴里和肛门里的石头,把诗涵推上了车。
  「自己把你臭比里的石头拿出来,放到我们脚下!」白灵命令道。
  诗涵强忍住下身剧痛,一点点取了出来,尖利的碎石铺满了四个女生脚下,
「呵呵,小贱人真听话啊,躺上去,背朝上!」小雪说。
  诗涵乖乖的躺倒碎石头上,本来就刚止住血的胸部和小腹又被石头扎的剧痛
,就在这时,四个女孩的高跟鞋同时用力的踩在了诗涵背上!「啊啊啊啊!我会
死的……别踩了……」诗涵哀号着,女生们哪会管她的死活,白灵给她吃了一片
哑药,四个女孩不停的踩到宿舍,又命令诗涵自己把碎石装回小穴,才让她下了
车。
  回到公寓,五位美女把诗涵吊到地下室,用力踢诗涵的小穴,足足踢了半个
小时,所有的碎石才都掉了出来,「今天就让你休息一天吧,我们晚上见!」白
灵又把诗涵扔进桶里,打开开关,今天管子里的东西移动的异常缓慢,好像是泥
一样的固体,诗涵吞咽的也无比困难。
  「灵灵,今天你给她准备的什么好东西?」小雪好奇道。
  「猪和牛的粪便,也放了超过一星期了,十分干燥,让这个烂货好好享受一
下」白灵笑道。
  大家都做出恶心的表情,看着诗涵慢慢被粪便淹没,关上地下室的灯,离开
了。
第08章
  晚上女生们都忙完自己的事,回到了公寓,大家把可怜的诗涵洗干净,扔到
了月光下。
  就在这时,何静领着一位白衣美女来到了公寓,白衣美女名为冷凝,是茉莉
女校的教导主任,何老师的好友,当然,何静也把诗涵的秘密告诉了她。
  诗涵刚刚恢复,教导主任就喊到:「谁是诗涵,给我滚出来!」
  诗涵下了一跳,慌慌张张的跑到门口,「贱货!跪下!」何静骂道。
  诗涵两腿发软,咚的一声跪倒在地,冷凝捏着诗涵宛如玉雕的俏脸,心中一
阵妒火,「你们的四个舍友一起去我那告状,说你最近经常欺负她们四个,你承
认吗?」冷凝问道。
  「我……我……」诗涵回头看了看四个舍友,她们正在不怀好意的笑着,诗
涵现在是怕极了她们,「我……承认……」诗涵小声道。
  「嗯,好孩子,承认就好,我不会罚你太狠的,哈哈!」冷凝说着用指甲狠
狠的在诗涵脸上划了一道,月光照过,诗涵脸上恢复如初,这可是惹恼了冷凝,
「你竟然这样不尊敬主任,我要弄死你!」冷凝拽住诗涵的头发拉到了照不进一
丝月光的地下室,把她狠狠的摔在地上。
  「白灵,知道你是SN的小公主,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啊?」冷凝问道。
  「呵呵,主任您来的真巧,今下午公司才给我送来了两个大家伙。」白灵指
向角落里的两个美女雕像,两个雕像都有两米高,栩栩如生,脸面跟白灵有几分
神似,雕像手中各握着一片薄板,洁白,却不知什么材质。
  「这两块玉板,看似轻薄,其实每块都有八百公斤,抽打在人的身上,两下
就能打断骨头,最适合给诗涵这种贱人用了,呵呵」白灵笑道。
  许晴听完早就跃跃欲试,抱起诗涵按在美女雕像下的长椅上,四肢都被绑在
椅子腿上,丝毫动弹不得。
  白灵怕诗涵叫的太凄惨吓到冷凝,特意又给她吃了两片哑药,然后发给每人
一个遥控器,上面标明了开始、结束、强度调节、倒钩、烙铁、电击、钢针等按
钮,小雪好奇心起,按下烙铁按钮,发现两块玉板在瞬间就变的通红,真好像是
一块烙铁,女孩们按下其他按钮,也都出现了令人期待的效果。
  「主任,开始吧。」白灵道。
  冷凝狠狠按下开始按钮,只见美女雕像举高玉板,重重的打在诗涵粉嫩的娇
臀上,诗涵身子一弓,手脚不停乱晃,巨大的痛楚令她险些昏死过去,还没缓过
神来,另一个美女雕像的木板也砸了下来,只听见「咔」的一声,诗涵的盆骨是
断裂了。
  女孩们听到诗涵盆骨断裂的声音都高兴的按下了自己手中的遥控器,冷凝则
是疯狂的按着强度增加,两个美女雕像的速度提升了五十多倍,一下紧接着一下
的打在诗涵血肉模糊的臀部,带着钢针与倒钩,碎肉被甩的到处都是,小雪对烙
铁情有独钟,一直紧紧的按住,诗涵可怜的伤口已经能闻到肉香,马上却又变成
了焦炭。
  「看我的!」白灵冷笑一声,同时按下了遥控器上的所有键,只见那两块玉
板突然变大,轰的一声,诗涵的臀部和下面的凳子完全粉碎,可怜的诗涵就这么
被分成了两节,还有着无比清晰的神志。
  「一起按下去是把玉板重量增加十倍,哈哈!」白灵笑道。
  许晴把诗涵的身体扔到地下室门口,十分钟后,诗涵恢复完美,跪在冷凝脚
下痛哭,嘴里发出呜呜声,冷凝看着她楚楚可怜,虐待之心更盛,笑着跟许晴说
:「这次打她的贱奶子!」诗涵瞪大了双眼,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又被绑上新的刑
台,女孩们又疯狂的按动遥控器,诗涵的美乳直接被倒钩完全钩起,甩到了冷凝
脚下,冷凝用力踩住脚下的碎肉对大家说:「一起按!」又是轰的一声,诗涵胸
腔碎裂,可是心脏却完好无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许晴再一次把她扔到门口,哑药的效果已过,诗涵抱着冷凝的脚:「主任…
…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冷凝一脚将诗涵甩出老远,「听着这
贱人狗叫我就烦,这次打烂她这张贱嘴!」
  许晴再一次把诗涵绑起来,这一次是嘴对着玉板,诗涵吓得瑟瑟发抖,眼睁
睁的看着通红的玉板逼近自己的小嘴,「啊啊啊!」这是诗涵最后一声惨叫,因
为她可怜的小嘴已经烂掉了。
  诗涵的嘴已经成了焦炭,女孩们还是不放过她,「把这婊子吊起来,我们打
烂她的狗逼!」何静怒道。
  白灵一按开关,美女雕像的另一只手分别抓住诗涵的两只脚,把她倒吊起来
,「今晚的压轴大戏上场喽!」小雪笑着按下遥控器。玉板狠狠的打在诗涵小穴
上,诗涵被打烂的小嘴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看见她攥紧的双拳。
  「我们再一起按下去!」何静道。美女雕像左手中诗涵的两腿被用力扯成一
字型,右手上增加了百倍重量的玉板狠狠砸下,可怜的诗涵直接被砸成两半,只
有漂亮的玉足还被握在雕像手中。
  诗涵又一次被扔出去,恢复完之后冷凝把捏住她的脸说:「要是你的室友们
再去我那告状,你的后果比今天还严重,呸!」冷凝往诗涵俏脸上吐了一口浓痰
,然后离开了公寓。
  教导主任走了,可诗涵的苦难还没有结束,白灵笑道:「以后你会求我让你
睡精液桶的,哈哈!」
  小雪从地下室拿出一个方形的玻璃箱子,平淡无奇,清影一脚把诗涵给踢了
进去,许晴扯出一跟有成人大腿粗的管子狠狠捅进诗涵小穴里,几个女孩狞笑着
关上盖子,盖子上有为管道留出的孔。
  白灵打开管道阀门,大量的蜈蚣、蝎子、蛇和老鼠涌进诗涵小穴里,直接把
管子顶出来,渐渐的,这些毒虫淹没了诗涵的小腹,白灵才拔出管子,盖子上的
洞也渐渐缩到一指大小,更为可怜的是,玻璃盖不停的往下压,硬是把诗涵的俏
脸压进了毒虫里才停下。只留耳朵还在虫海上方。
  「好好享受吧,这些可怜的东西为了你可是专门被饿了三天呢,你可要好好
补偿它们啊!」白灵笑道。
第09章
  第二天早上诗涵被女生们从虫海里捞出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浑身都是
黑紫色的伤口,白灵对着诗涵的伤口注射进了一管金黄的液体。
  「这是什么?」小雪问。
  「能让她意识清醒百倍的药水,还有……我的晨尿。」白灵偷偷笑着拿出两
个扩阴器,插进了诗涵的小穴和肛门,「啊!」诗涵被注射完清醒剂后,原本被
虫子咬到没有知觉的身体变的异常敏感,顿时惨呼一声。
  白灵一手一个,快速转动着扩阴器,诗涵娇嫩的小穴和肛门不断扩大,露出
里面粉红色的内壁「啊啊啊!不要了……快裂开了啊……」诗涵哭喊道。
  狠心的白灵可不管诗涵的惨叫,两个扩阴器都开到了最大,白灵两只手分别
塞进诗涵的小穴和肛门,用力的掐拧。「啊啊啊啊!疼啊!」巨大的疼痛让诗涵
匍匐着往前爬,白灵按下遥控器,地上出现一根铁索,把诗涵狠狠的捆到了地上

  这时女孩们都进来了,小雪拿了两张砂纸,塞进诗涵被扩阴器大开的小穴和
肛门里,用尽吃奶的力气不停磨擦,一会就磨出了丝丝碎肉,诗涵被绑在地上,
动弹不得,不停抽搐着,小雪玩够了后把带血的砂纸拿出来,「贱人,吃了它!
」小雪命令道,诗涵只好张开嘴,让小雪把砂纸狠狠的塞进去,口腔内壁也一下
子被磨烂,诗涵迟迟不敢咽下,小雪拿出一捆胶带,封住了诗涵的小嘴,「看你
什么时候咽下去我再放了你,呵呵……」小雪笑道。
  许晴拿出两包闪着寒光的玻璃碎片,在诗涵眼前边晃边笑,「校花,今天我
们不陪你了,这两包碎玻璃会让你欲仙欲死的,哈哈!」诗涵发不出声音,瞪大
了眼睛,许晴一点一点的把碎玻璃倒进了诗涵刚刚被磨烂的小穴和肛门,碎玻璃
划破娇嫩的内壁,让诗涵疼得生不如死,可是女孩们还是觉得她太轻松。
  「臭婊子,你猜这是什么?」清影拿着两个红色的瓶子,在诗涵眼前晃了两
下「算了,你这狗脑子肯定猜不出来,感受一下吧!」清影说着也把瓶子里粘稠
黑红的液体倒进了诗涵饱受摧残的小穴和肛门,诗涵浑身抽搐,疼得脸都扭曲了
,「这可是白灵公司专门为你特制的辣椒油,慢慢享受吧!」清影笑道。
  「这婊子这样的姿势太舒服了,今天得让她受点罪。」何静说着拿出一根令
人心悸的粗针,上面连着长长的麻绳,白灵也把扩阴器抽了下来「今天你就享受
自己狗逼里的大餐吧!」何静说着把麻绳在诗涵的阴唇和肛门上慢慢的穿插,故
意增加诗涵的疼痛,足足缝了半个小时,可怜的诗涵身上已经被汗水浸透。
  白灵按了下遥控器,束缚着诗涵的铁索消失不见,「站起来!」白灵命令道
,诗涵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下身难以形容的剧痛,「小母狗,跳几下!」小
雪命令道,诗涵无奈,可是在跳起的一瞬间,小穴和肛门内的杂物带来巨大的刺
激,诗涵直接瘫倒在地,双手捂住下身,不停的抽搐。
  「装什么装,知道你一点都不疼,等会有你受的!」何静拽着诗涵的头发把
她拉到自己房间的跑步机上,清影拿出两副手铐,分别把诗涵的双手绑在两边,
许晴狞笑着将跑步机开到最快,诗涵却是滑倒在跑步机上,胸部磨出鲜血。
  「臭逼你敢偷懒,看我弄死你!」白灵在跑步机上按了几下,后面突然升起
一块铁板,瞬间变的通红,诗涵双脚发出焦糊味,刺激的诗涵跳了起来,「还没
完呢」白灵又按了几下,跑步机两边也升起两块烙铁,三块烙铁逼得诗涵只好在
跑步机上跑起来,只能承受着下身的巨大疼痛。
  可怜的诗涵现在连惨叫都不敢,咽到一半的砂纸不停折磨着她的喉咙。
  「我们出去了,下午放学再回来看你哦……」女孩们说说笑笑的离开了何静
房间,留下诗涵一人无休止的跑下去……
  晚上回来时诗涵已经被虐的不成人形,两边身子都被烫烂,双脚早成了焦炭
,双手也骨折成奇怪的形状,诗涵只好跪在跑步机上用膝盖保持直立,被缝住的
下身渗出大量黑血,女生们看到诗涵被虐的这么惨,都哈哈大笑起来。
  「小贱人今天没受什么罪啊,我们晚上得好好玩她。」小雪看着诗涵无神的
双眼道。
  许晴把诗涵放了下来,拉开窗帘,月光照进来,诗涵的烫伤划伤都慢慢恢复
,只是缝住下身的麻绳还在。
  白灵关上窗帘,拿出几瓶乳白色的胶水分给大家,「涂在母狗身上,给她褪
褪毛!」女孩们不停的用刷子刷着,下身的剧痛却让诗涵不敢动,一会诗涵身上
就布满了粘稠的胶液,浑身湿淋淋的,白灵又拿出一些白色的布条,满满的粘在
诗涵白嫩的皮肤上。
  小雪揭下了诗涵嘴上的胶带,捏开她的小嘴,发现砂纸已经被咽了下去,「
贱货,自己把下面的线拆了,自慰给我们看!」小雪道。
  诗涵靠墙坐着,艰难的拽着线头,忍受摩擦的痛苦,拆了近一个小时才把线
拆完,露出刚刚恢复又伤痕累累的小穴,「快点!自慰!」清影命令道,诗涵只
好把一根手指塞进自己的下身,慢慢的抽插起来,手指不停的碰触到里面的砂纸
和碎玻璃,令她痛苦不已。
  「你狗逼这么骚,一根手指怎么能满足你啊,哈哈」许晴笑道,诗涵只好听
话的塞进两个手指,「把整个手都塞进去!填满你的狗逼!不准把里面东西拿出
来,快点!」许晴骂道,诗涵尝试了好久才终于把整个手塞了进去,慢慢的抽插
起来。
  「我们要听你淫叫,快叫,你要是叫的不好听今晚就陪虫子吧,哈哈!」白
灵笑道,诗涵听见虫子二字顿时吓得一哆嗦,「啊……啊……好爽……我还要…
…」诗涵不停抽插自己血红的双手,不停发出淫荡的叫床声,看的女孩们笑声连
连,诗涵足足叫了两个小时女孩们才放过她。
  女孩们听够了诗涵淫荡的叫床声,白灵过去一脚踩住诗涵小穴,一手拽住一
根白布条,「嘶啦」一声,布条连着诗涵的皮肤被撕了下来,露出里面鲜红的嫩
肉,大家一拥而上,没人拽住几根布条,嘶啦嘶啦的声音不绝于耳,「啊啊啊!
疼死我了!别撕了!我会死的!」诗涵不停的惨叫,女孩们才不管她,半小时后
,可怜的诗涵只剩下一张俏脸,身上一块皮肤都没有了,净是鲜红的嫩肉。
  许晴把诗涵一脚一脚的踢到地下室,「我们说好的哦,今晚不让你跟虫子睡
了,呵呵」白灵笑着把诗涵扔进了大桶里,管子插好后,黑红色的辣椒油奔涌而
下,很快就淹没了诗涵凄惨的身子。
  「小贱货今晚能睡个好觉了!」何静笑道。
第10章
  白灵今天起床特别早,因为昨晚她想到了一个能让诗涵比现在痛苦百倍的方
法,白灵走进地下室,把受了一夜折磨的诗涵从辣椒油里倒了出来,又把诗涵拽
到浴室,打开开水水枪,塞进诗涵下身,把玻璃砂纸辣椒油都冲刷干净,已经是
早上五点,月光太过微弱,诗涵的身体花了半个小时才完全恢复。
  「今天是我们说什么,你就给我干什么!去你房间把穿上你最漂亮的衣服。
」白灵命令道。
  何静和其他几个女孩也醒了,白灵过去笑着说了她今天的计划,何静说:「
这样不好吧,万一有人报了警怎么办啊?」
  「没事,警局局长是我干儿子,放心吧!」许晴笑道。
  诗涵已经换了一身公主装从房间里出来了,众女围了上去。「不愧是校花啊
,真漂亮,可惜这身子太贱了,哈哈。」小雪掐着诗涵的脸道。
  「是啊,我们今天就让她真正变成世上最贱的烂货!」白灵说着把一个袖珍
耳机塞进了诗涵耳朵里。
  「好了,你去上课吧,注意听我们说话。」白灵给每人一个望远镜,看着诗
涵出了公寓,慢慢走向教室。
  学生们都陆陆续续的往教室走着,今天诗涵穿的公主装太过显眼,诗涵又是
茉莉校花,大家一直在指指点点,诗涵尽量装作镇静的样子往教室走去,快到门
口的时候,耳机里传来小雪的命令:「把手伸进你的喉咙,然后吐到地上!」
  诗涵只好照做,由于没吃饭,只吐了一地肮脏粘稠的黄色液体,周围的女孩
都惊呆了,有好多人已经拿出手机照下这尴尬的画面,可是她们没想到,接下来
的事更加不可思议。
  只见诗涵跪倒在自己的呕吐物面前,一点一点的舔舐着,脸上还露出淫荡的
笑容,不时的对周围女生笑笑,等女生们回过神来,诗涵已经舔干净了地上的脏
东西,继续向教室走去。
  「这就是我们校花啊,跟狗一样!」一个女生说。
  「狗也不吃自己吐的东西啊,校花还不如狗呢!」又一女生说。
  「哈哈,等会我们把照片洗出来贴到学校公告栏上,看这个贱货怎么办!」
  女生们指着诗涵大声议论,诗涵两颊通红,小跑着进了教室。
  诗涵跑进教室角落坐下,同学们都在看着诗涵,指指点点。老师来了才安静
下来,「上周的作业谁没交,站起来!」老师喊道。
  「站起来,把桌脚插进你的狗逼里!」清影命令道。
  全班只有诗涵站了起来,女生们惊奇的喊道:「看她的桌子!」原来诗涵的
下身完全把桌子尖锐的一角给包了进去,桌脚把诗涵的内裤顶进了她的小穴。
  「啊……啊……好舒服……」诗涵淫叫道。
  「这里是教室,要发浪滚到妓院去!」老师冲到诗涵面前,一记重重的耳光
把她扇倒在地上,「你给我滚出去!」老师骂道。
  诗涵狼狈的逃出了教室,许晴她们在公寓里抱着肚子大笑,「骚货,去超市
,把你的骚逼里装满苹果,别以为我们看不到你。」女生们放下望远镜,打开电
脑,正是超市里的监控录像。
  由于是上课时间,超市里只有十几个女服务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