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继父再三姦淫我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内容:

【成人文学】 继父再三姦淫我

我叫月如,芳龄18,有着清纯的面孔和一头飘逸的长髮,加上傲人的三围34C-23-34,完美呈现出女人特有的美丽曲线。跟一般少女没什么分别,一样喜欢逛街、买东西、看着爱情浪漫小说,幻想成为书里面的女主角,跟男主角有一段浪漫缠绵的情缘。

我三年前步入青春期,身体开始发育,胸部开始变得坚挺丰满起来,双手摸在乳房上感觉圆圆软软地;第一次买胸罩是妈妈陪我去内衣专门店,店员用手测我胸部大小时,虽然同样是女人,就是不习惯被人上下抚摸,甚至看见自己的裸体,当我戴上胸罩时,只觉胸部被「束缚着」,感觉挺不舒服。

当我第一次月经来时,我正在家中温书,忽然间觉得下体湿湿的,一看之下,裤子染了片红,我走入洗手间清洁,妈妈便帮我拿条裤子及卫生棉给我更换。那时我真羡慕如果是男孩子多方便阿!可以无拘无束自在行动,不像现在坐立均感下体搔痒难耐。

更不喜欢每月「大姨妈」过后,本来舒适的感觉,很快又变得湿热闷焗,严重时还会腹痛令人难以入睡,有时长达四天之多。隆起的胸部令我行起来好易疲累,每次穿着白色的校服,因为透光的关係,胸罩总给同校男生色瞇瞇望着,实在很害羞讨厌!我只好多加件内衣遮掩,不让人色瞇瞇看到。

但当我开始发育成熟又好开心,因自己已经成为成熟的女人,可以跟心爱的人共同建立一个家庭生儿育女。可能我从小没了爸爸关係,更加深了我这想法。爸爸在我小时候便往生了,是妈妈将我独力扶养长大。

但在两年前,她结识了一位男人已论及婚嫁,说要搬来一起住,原本我非常反对,反对家中有个陌生男人闯进来。妈妈哀愁地说着:「妈妈老了身边总要有男人陪伴,况且月如长大了会嫁人,只剩妈孤伶伶一个。」于是在妈妈亲情劝导下,最后决定让他搬来一起住。

「强姦」两字,对于女孩子,别说提起,想也不敢想,有时我见电视新闻那些少女被强姦场面,便吓得我立刻转台,想不到新闻场景报导发生过的悲惨事情,如却今真实发生在我身,成为我往后一生的梦梦魇。

某天,我放学回家,继父正在家中看报纸,我冷冷叫声「叔叔」便转身入房,始终他不是我的亲爸爸,没想到在我进房的时候,继父竟突然从后抓住了我,我不知道叔叔到底想做什么,继父更进一步将我推倒到床铺不断打我的脸,并动手脱掉我粉红色内裤,那刻我终于明白继父想要对我做什么。

我使劲力气想推开他,但是继父压得我好重,我根本没法反抗,我大声叫:「救命放手……」这时继父已经脱了我内裤,一团淡黑微卷的阴毛全部呈现在继父的眼前了,我好惊恐又害怕紧夹着双腿,继父按着我双手,全身被压住,我双腿被继父用力分开,我只能不断扭腰,不让继父得呈。

但是双腿被强力分开在继父腰旁,继父掏出已高高翘起的大肉棒对着我的阴穴,用手扶着肉棒,龟头对着的阴穴外不停的扫动,我感到有异物已在我阴唇附近游移,我哀求继父不要这样,继父不理会我继续动作,将肉棒向前慢慢推进。

「啪」的一声,继父用尽全身之力向前一挺,进入未曾开垦的处女圣地,我只感传来灼痛下体传来的一股痛楚,我惨痛叫着:「哎……好痛呀……痛呀……。」只知少女的幻想希望都没有了,一瞬间我的生命被人彻底改变……

继父的肉棒像刀子似插在阴道,我身心都俱痛,继父对我讲:「傻女孩,很快就不痛啦!一会你还会很爽呢。」阴道嫩肉夹着肉棒全身发痛抽搐,随着继父一次一次抽插,下体不断发出了拍拍的声响。一丝处女鲜血沿着阴户口流在床上,我想要扭腰挣扎,但是一挣扎,龟头更深入里面,令我更痛更心酸。

我放弃挣扎躺在床上任凭玩弄着,眼角流下了一串泪水,心里痛恨像「禽兽」般的继父背着妈妈这样对我,「禽兽」扑在我身上解开我校服钮扣,露出的白色内衣被撩起,上半身剩粉红色胸罩遮掩,接着迅速扯开我胸罩。

两个34C的奶子在继父眼前晃动着,继父贪婪地盯着仔细,欣赏我身体每一寸的肌肤,继父说:「月如白皙细嫩、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好美啊!娇嫩的玉乳、粉红色的奶头,真是耀眼生辉,美不胜收。」便一手把握住我的奶子拚命吸吮,另一只手用力搓揉另只奶子,慢慢滑落从腰部到大腿,被继父上下游走抚摸,我只感全身又湿又痒,无法反抗。

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体被继父玩弄,「禽兽」如今正享受姦淫少女的乐趣,肉棒在我的蜜穴里进进出出,阴道被插的通红。玩弄许久,继父将嫩滑的舌头伸进我的口中与我缠绕,并且将抽插的速度变慢,起初我只觉得下体疼痛难耐,想就此死去,希望继父停止动作。

随着继父一次次抽插,我默默垂泪忍受,姦淫一段时间后,阵阵痛楚慢慢消退麻木,反之带来一点点酥麻的感觉,我开始感受到肉棒带来的刺激而不断的呻吟着,双目紧闭,小声发出:「啊……啊……的叫床声」我接受了继父姦淫。两片阴唇一吞一吐的极力迎合继父的肉棒,阴道内的淫水流个不停,继父动作更是大胆起来,努力干着我。

我的感觉更加明显起来,呼吸开始急促好想放声淫叫,我咬紧嘴巴强忍着,那酸痒的感觉越来越难受,「禽兽」轻咬一下我的乳头,继而全身一震,「呀!」的一声,一股既舒服又难受不明感觉浮现,使我透不过气来,脑中一片空白,「禽兽」不断玩弄那处性感带,我受不了乳头传来的快感而淫叫发出「…唔…唔…嗯… 嗯…」阵阵低吟,听在自己耳里,使我极感羞耻。

耐何自己受不住继父姦淫,口中开始发出了呻吟声,「禽兽」的双手把我两腿提起,此时我所受冲击变得更大,全身身子崩紧,下身开始痉挛起来,「禽兽」动作忽然加快,全身如触电般电流遍全身,我发出「…唔…唔……唔…………啊啊!!」呻吟,不停颤抖起来。

「禽兽」动作却是变得更加激烈,我只能躺在床上哭着的叫道:「不要呀…快…快……住手!!」继父说:「月如的阴穴好温暖好紧凑哦!」便不停抽插。我再也忍受不了,我顾不得羞耻用力捉住「禽兽」双手,「呀呀……呀……呀……呀……」的尖叫着,只希望继父不要再动。

在肉棒强烈撞击下,感到一股热流突然从阴道深处涌出,我「呀……」声长叫已到达高潮了,阴壁抽搐着紧紧吸住继父的肉棒。在体内的肉棒也传来阵阵跳动,突然一哆嗦,一道道炽热、粘稠的乳白色液体激射而出,重重地贯进我的阴道深处,我惊叫:「快…快点……拔出去…会生孩子…啊啊…………」

「禽兽」发洩之后无力地倒在我身上,喘息良久后,才依依不捨离开我身子,这是我第一次性爱,加上是被继父强姦,我的阴道是又红又肿,我躺在床上饮泣痛哭。「禽兽」过来拿扔在床上内裤去抹他的肉棒,接着又拿过来抹我私处,只见粉红色布料染了鲜红,还沾黏着乳白色精液,床单也湿了一大片。

我痛骂一声:「「禽兽」!」上半身裸体冲进浴室,掀起校裙细看,私处红肿不已,还有精液和着一点血丝缓缓沿着大腿流下来,我觉得现在自己好汙秽,心痛之余不断用水沖洗自己,精液随水滑下愈流愈多………我痛哭坐在浴缸内,心想少女宝贵的第一次竟被继父糟蹋。

如果我跟妈妈说继父强姦我,她会不会信?但要是报警出庭「继父姦淫我的丑事就会被报导出来,将来另一半知道我被人强姦过,会不会嫌弃我?万一不幸有了小孩该怎么办!我不敢再想想下去。忍气吞声吧!这时我镇静下来,换过乾净衣服走出浴室,下体依然痛楚我用护垫掩护才能勉强坐下,只是我的身体不再纯白无暇,心灵的创伤永远无法复原。

「禽兽」拿着汙秽了床单走到我身边:「傻女孩,不该做都做了,况且女孩子开了苞才会变得更美艳动人。」。我推开了门进了自己房间,只见床单已被「禽兽」换新的,我呆坐房中一角,直到妈妈回来我才敢出房。

妈妈回家见我坐时身子怪怪的,又在洗衣机看到内裤有一片血渍,妈妈问我:「发生什么事?」我回答:「没事,月事早几日来,不小心沾汙裤子」,心想被继父强姦这件事叫我如何说出口。妈妈只骂了两句:「那么不小心呀,有没有不舒服?」,我不发一语走回我的房间,因为我不想再看见继父这「禽兽」,一进房,我就躲入床单里面哭………

那一个月,我耽心自己经期是否正常来到,幸好没有怀上「禽兽」的小孩;往后,我确定妈妈在家我才敢回去,在房间内确定房门确实上锁关好才安心,只是我变得沈默寡言,害怕接触旁人。隔了许久,我以为那次不幸的遭遇已经过去了,就当作一场恶梦,不想再回忆起,可是不幸却再一次发生我身上。

某一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迷濛中感到有人压在身上,我突然惊醒,看到继父爬上了我的床,想不到拿备用锁匙偷进我房间;我急忙起身,没想到「禽兽」趁我熟睡时,早已用绳将我双手绑在一起,我张开口想向妈妈求救,「禽兽」急忙用布塞进我嘴巴怕我喊叫,接着讲:「月如!你妈咪睡着了不要吵醒她,别多做无谓的挣扎!!」

讲完「禽兽」从背后抱起我慢慢解开我睡袍,準备再次非礼我,「禽兽」胸膛贴着我背部,双手搓揉尖挺的白嫩乳房,用舌头撩开秀髮,缓缓地含住我的耳垂,手向下移动玩弄着我私处,「禽兽」手指在阴道内不断翻来搅去挑弄;禽兽」吻着我耳垂边讲:「月如的淫水越流越多呢?真是个小淫娃啊!」我侧过头默默无言,不愿承认自己真实的感觉。

「禽兽」的手指从我阴道里抽了出来出,只见手指沾满湿湿黏黏的透明液体,便往我乳头上涂着;看着自己私处流出的淫水,我只觉自己无地自容。「禽兽」把我推倒,再次侵犯我,我猛摇着头要求不要,可是转眼间,「禽兽」的龟头已经在阴户外摩擦着。

臀部往前用力一挺,一口气插进淫水漫流的洞口!强大压迫下,产生一阵抽搐。我不想看见「禽兽」的样子,侧过了头,流泪默默承受「禽兽」淩辱,在一抽一送之间,从痛苦的喘息慢慢变成了娇喘,好想放声淫叫,「禽兽」动作忽然停下来说:「叔叔,今天想和你玩玩新花样?」

「禽兽」一手拉起了我,我坐直了身,他平躺在床上,将肉棒对準我阴道往下一压,我身子急速坠下,肉棒重重顶到我的「花心」,被一种饱满而火热地充实感填满着,令我透不过气。我用被绑的双手撑着「禽兽」身子,不让自己下坠,「禽兽」便抱住我的腰不断上下摆动,每一下都像提醒我正被人强姦,玩弄得我生不如死。

我双手无力软化,只得扑向前,双手贴在「禽兽」肩膀身体弯了下来,这姿势似我把自己的乳房靠近「禽兽」眼前,「禽兽」像个饥渴的孩子拚命的吸吮,又吸又捏把两个奶头弄得像两颗大葡萄,我的阴道被疯狂抽插着。上下被玩弄着我,痛恨自己身为女儿身要受这样苦楚,眼泪一滴一滴落下落在床上,「禽兽」看在眼里,满是得意。

我强忍着乳尖传来阵阵麻痒,「禽兽」用牙齿轻轻咬住乳尖,我「唔」一声悲鸣,身子不受控制摆动起来,两腿紧夹肉棒,我再无能力支撑,只得伏在「禽兽」身上喘息,「禽兽」双手握住我的臀激烈摆动,龟头次次撞及「花心」,我开始感受到肉棒带来的快感而不断的呻吟。

我在「禽兽」耳边发出微弱的哀鸣「…唔…唔…」,「禽兽」把我的身子推起,身子再一次重重下坠顶着肉棒,一股电流流向全身似,高潮将至,我「嗳」一声娇吟,不停扭起腰来,再也不想忍了,子宫里喷出一股股的阴精,那一刻我如小便一样失禁起来,全都浇在「禽兽」的大龟头上,蜜穴里嫩肉的邹褶更像造反似的蠕动着,让禽兽」的肉棒也跟着颤抖起来。

「禽兽」:「月如……啊……叔叔要射给你了……啊!!」「噗滋」的一声一股大量浓稠精液全射进我的蜜穴里,高潮后我全身瘫软,脑中一片空白无力,虚脱过去,躺落床上失去了意识。当我清醒过来,全身只感酸软无力内心失落,呆呆见自己衣衫不整,已被「禽兽」淫辱得不似人形,这时「禽兽」嘴里还唅弄着我乳房品味,回想起刚才被「禽兽」淫辱情形,我竟忍不住产生高潮,我觉得自己好不知羞耻,我忍不住泪从中来。

「禽兽」拿掉我口中布块:「傻女孩,又不是第一次,你不是因为太兴奋而产生高潮!」「禽兽」用布抹我下身,我身子仍极敏感,「禽兽」手指触及私处,我不禁又是一酸,我抽泣叫「走呀,我不要见到你呀,走开!」「禽兽」带着满足笑容离开我房间,我勉强坐起缩成一团,眼看床单湿了一大片,大腿间仍流出「禽兽」精液,我失魂落魄坐到天亮,「禽兽」的精液风乾了,我眼泪也干了…………

我冲过凉换过校服準备上学,我出门口时妈妈才刚睡醒起来,我心虚地问妈妈:「妈!昨晚睡觉时有听到什么特别的声音吗?叔叔有什么异样!」妈妈只道:「没有呀!我睡到刚刚才醒,你叔叔不是一直睡在我身旁吗?没什么不一样呀!」我听后只道:「是吗,没事那就好,我先去学校啦!」我走出门口,眼泪便不禁潸然流下,心理想着妈妈真的没察觉吗?

自从继父这「禽兽」偷偷入我房强姦我后,继父这「禽兽」见我不愿张扬,便变本加厉,起初我极力反抗,不愿让「禽兽」得逞,但「禽兽」总很快将我制服,更用一些难堪姿势,将我加倍淫虐,而我渐渐想到妈妈没理由不知道,半夜里继父离开睡房那么久,竟是到我房内对我侵犯?

我脑中思索着,是不是妈妈任由这「禽兽」对我如此,想到这里我便死心不再反抗,我没有再理会房间有是上锁,妈妈有没有在家,反正也没有分别,因为妈妈已经不能保护我了。继父这「禽兽」见我不再反抗,更加任意而为,我像是个女囚只能逆来顺受,成为继父的性奴隶…………

「禽兽」性侵我的次数愈来愈频繁,这天「禽兽」又对我毛手毛脚起来,从身后紧紧抱住我,不断吻我粉颈,我只想侧颈躲避,「禽兽」从后面两手一伸,握住那对鼓蓬蓬的乳球。因为前一天「大姨妈」刚来,身体感到极不舒服,我哀求着说:「不要啦…我…今天不太舒服!」希望他能放过我,「禽兽」完全不理会我的诉求,依然将手伸入内裤内抚摸我私处。

「禽兽」手指伸进我的内裤里,用姆指与食指夹着我的「花蒂」,我似给蚁子爬上身上咬一口,全身震了一下,此时阴户口已是湿淋淋的,淫液如潮水般顺流而出。我再次哀求:「叔叔…不要…真的…不行啦!」「禽兽」并不理会,接着将我身上薄衫、胸罩褪去,再伸手一拉,身上剩余的底裤也给脱掉。

「禽兽」嘴巴含着乳头连同乳晕,深深的吸啜着,双手游走我每一吋肌肤,「禽兽」说道:「月如!你的奶子真美啊…… 下面都已经湿了……真是小骚货啊!」「禽兽」的动作令我开始失去理志,但内心实在不愿,我尽最后一丝努力祈求:「唔…唔…不要…我…今天…真的…不舒服… 不可以啦……」「禽兽」不理会,把我抱到床上坐下。

「禽兽」站在床边褪去了裤子,把亢奋硬挺的肉棒亮出来,伸手抓住了我的头髮,命令说:「张开嘴!」我无力反抗只能乖乖照做,肉棒慢慢往嘴里推进,并塞满我的小嘴,粗大的肉棒进出湿润的小嘴一次又一次,每一次冲击都深入喉管,我发出了痛苦的哽咽声。

「禽兽」说道:「真是爽呀!月如的嘴巴好热、好湿润…」看着我那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表情,更加快了冲击的力度,阴囊重重拍击着我的脸颊。没多久我注意到了「禽兽」的肉棒开始颤抖,拚命地向后想要推开,但被重重地按住,猛然间炽热粘稠的精液突然间汹涌而出全数喷洒的喉咙深处,呛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只能拚命地扭动着脑袋。

「禽兽」命令:「喝下去!」我顺从了,含着泪水将乳白粘稠的精液吞下,「禽兽」退出肉棒,深呼了一口气。本以为一切到此结束,「禽兽」突然把我翻过身去背对趴着,原本软了下来的肉棒,已经重振旗鼓蓄势待发,那巨大的肉棒从后背姿插进了阴道,肉棒在湿润的阴道内横冲直撞起来。

我跟「禽兽」两片耻相互撞击毛摩擦,被逼作出不伦交合,「禽兽」擡起我一条腿放在肩膀上,用力急推使肉棒能够更深入「花心,我开始发出了淫蕩的呻吟声:「用……用力……哦……好爽……快……被你干死了啊!」「禽兽」听到这句话更卖力的进行活塞运动,插得又快、又狠。

一阵巨烈的抽动后,我已失去矜持,只余下女性生理反应:「啊…………啊哦…………快…………快要来了…………啊……快啊啊………啊…………」淫乱呻吟,臀部不受控制前后摆动起来,我兴奋的叫一声:「高…高潮了……呀!」

「禽兽」也大声的浪叫起来,和我同时达到高潮了,顶在子宫颈软肉团上的龟头,精液狂野喷射入子宫最深处深处。我知道我的身体、内心,已被「禽兽」彻底征服了,激情过后,「禽兽」如烂泥般趴在我背上呻吟喘气。

过了一会儿「禽兽」爬起身,丢下我走了出去,此时床上衣衫淩乱不整,我全身满是「禽兽」的口水和汗水,私处又被「禽兽」精液弄得湿黏不舒服,喘息良久才勉力坐起了身,「禽兽」注满我私处的精液开始倒流出来,我拿过纸巾,想稍稍抹乾下身的汙秽,好去沖身,这动作对我来说已熟练不忘。

没想到「禽兽」那时却仍末离去,站在门外看着我这丑态,全给「禽兽」看在眼里,我不想给「禽兽」看见,我手拉过床单遮挡,身躯微弱地发出哀求:「…请你走呀…不要再看了…」只希望能保留最后一点点女性尊严,我内心愤恨着,连骂的气力也没有,痛恨自己是受害者,却还要向「禽兽」低声下气哀求…………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